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8)-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第八章:


过了段日子后,黄曼遥再跟明楼提起阿诚的婚事时,明楼竟然没有反对。

 

阿诚和明楼也好像心照不宣似的,没有再谈这个话题。两人相处也和往常一样。  阿诚心想,明楼可能是同意了当天自己在书房的提议, 只是想瞒着大少奶奶和大姐。 而自己当然也会配合而不说破。阿诚自从和黄曼遥谈话后,说心里没有波动那是假的,但他也知道多思无益。

 

黄曼遥和明镜想帮阿诚办个体面的婚礼。阿诚一再推辞,明楼也没有意见。 最后妥协成了先订婚,然后再举行一个简单又隆重的婚礼仪式。  阿诚当然明白大姐和黄曼遥的心思。 没有哪家纳个妾也兴师动众的。她们的好意,阿诚也不好推辞。 其实自己又不是女人,哪在乎这些。 但阿诚不想黄曼遥和明镜在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亏欠和小心翼翼。 

 

-----

 

这段时间要么就是黄曼遥身体不适,要么就是明台感冒,难得有一晚大家一起吃饭,明镜眉开眼笑地告诉了明台这个喜讯。

 

明镜讲了半天,又说道:“明台,到时候,你也要帮忙啊!你大哥和阿诚哥的事,你可不许偷懒,听到吗?”

 

明台听着明镜的一番话,只是低头吃饭。他脸色凝重,也不回答明镜。

 

明镜又笑说道 :“这孩子,平时碰到阿诚的事情总是最起劲,最欢喜轧闹忙。现在怎么不响了,舍不得你阿诚哥嫁呀?”(“轧闹忙”,沪语意思为“凑热闹”)

 

“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明台低头说到。他又突然猛地抬头,眼睛直直地看着明楼,质疑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喜欢阿诚哥的,我怎么不知道?”

 

明楼看着明台这副样子,心里虽然惊讶,却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微微笑着安抚道:“这是我和阿诚之间的事。 小孩子就不要多问了。怎么,不打算祝福你阿诚哥了? ”

 

明台接着突然站了起来,仍然低着头。 明镜正打算数落一番,被坐在身旁的明楼按住了手。明台看不到身旁阿诚的表情,却看到了对面大嫂的紧张。 明台不忍心让大嫂尴尬,生生地忍下一句 “ 大哥,你有了大嫂,为什么还要阿诚哥?” 

 

明台愣了几秒钟,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我吃好了,先上去了。大家慢用。”

 

明台走后,明镜一脸不悦地说道:“这孩子,真不懂事。”

 

“大姐,我吃好饭去看看明台。您不知道,明台满脑子都是进步思想,也难怪他一时接受不了。”阿诚解围道。 他指得进步思想就是乾元只娶一妻的思想。

 

阿诚吃完饭后,想着明台没吃完就离开了饭桌,就走到厨房,亲手拿了些明台最爱吃的饼干,又热了一杯牛奶。 他走到明台房门前叫道:“明台,开门,我是阿诚。”

 

“等一会,阿诚哥。”传来的声音发颤。

 

过了一会儿,明台才过来开门。 阿诚只见他人呆呆的,也不说话。 虽然明台低着头,但阿诚能看出他面容憔悴,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又擦干了。 明诚一阵心痛。

 

“来,明台,吃点饼干,你最爱吃的shortbread。”边说边拉着明台坐在书桌旁,又递给他牛奶。明台接过牛奶,虽然乖顺地喝了一口, 但依旧不说话,头垂着。 

 

见他不语,阿诚轻声说道:“你怎么了,明台?”手搭在明台肩上,像是安慰。

 

“对不起,阿诚哥,今晚惹大家不开心了。 我…就是心情不太好。”明台说道,眼神避开了明诚关心的目光。

 

 “什么烦恼,肯跟我说说吗?说出来,心情也会好些的。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坐一会,陪陪你。”

 

明台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阿诚,目光从惊讶变成了感动,不一会儿却又黯淡了下去,眼眸又垂了下来。

 

“我跟你提过的那个人,她要嫁人了。”

 

“哦,原来是这样。 明台,你别难过。我懂你的心情。”阿诚很同情明台,心想原来明台是触景生情了。

 

阿诚想了想,缓缓地说道:“ 明台,有句俗话,你可能现在不喜欢听。你还年轻,将来你会遇到更好的人,会像你爱她一样爱你的人。” 

 

“没有人会比她更好了。”明台抬起头,忽然激动地说,“阿诚哥,你才二十三, 也那么年轻。为什么你就要急着嫁给大哥? 你为什么不等将来找一个把你当作唯一心爱之人的乾元?”

 

“我...”阿诚说道:“你这个小鬼头...我跟大哥,这么多年的情分,当然不一样。”

 

“大哥已经有大嫂了,怎么突然间大家都想要你嫁给大哥? 是不是他们要你帮大哥生孩子?”

 

“明台,你胡说些什么呢!”阿诚突然严肃起来。

 

“阿诚哥,你们都当我小孩子,不肯跟我讲。 难道我猜得不对吗? 大姐不是最关心这件事吗? 以前老是讲,最近却突然不说了。 大哥大嫂这段时间一直不对劲。 坤泽一般结婚一年之内就有了...大哥大嫂都三年多了...”

 

“好了明台,这件事真不是你该问的。 你别去问大姐,大嫂和大哥,听到吗? 更不许跟外人说。”

 

“我不会去惹大嫂大姐难过的,所以我在饭桌上也装不知道。但阿诚哥,你就甘心吗? 你这样嫁大哥,不就是,不就是...”

 

“不就是个妾,是吗?”明诚没有在意, 只是诚恳地解释道:“我是仆人的养子,本来就是个仆人,这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没有哪个乾元会娶我这样身份的人做正室或唯一的夫人。 这是社会现实,改变不了的。”

 

“阿诚哥,你不能贬低自己。 我跟你一样,都是大哥大姐捡回来了..." 

 

“又胡说,你是明家正正经经的小少爷,入了明家族谱的。况且,明台,你母亲是明家的恩人...我怎么能跟小少爷相提并论呢?”

 

“大哥不爱你,就不该把你当生育工具!”

 

“明台,你闭嘴!你不许这样说大哥!就算他不爱我,就是没有名分,我也心甘情愿!”从来不跟明台说重话的阿诚呵斥了明台,脸也因为激动泛起了红色。最后一句话冲口而出。话一出口,阿诚就后悔了。

 

明台无声的看着阿诚,两行眼泪静静地流了下来。

 

“对不起,明台,是我不好!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但...你不能这样说大哥。”

 

明台眼神空茫地缓缓的重复着:“心甘情愿,心甘情愿,心甘情愿...”

 

明诚看着明台神色悲哀,心中一颤。 想到明台自己感情刚受到打击,否则情绪怎么会这样反常地波动。 连忙一边帮明台擦眼泪,一边安抚道:“明台,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真是我的好弟弟。 你不用担心。 大哥...大哥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最后一句说得很轻,仿佛是自己对自己说的。

 

两人都无语了,各自陷入了沉思。

 

“铛,铛,铛,铛...”时钟的鸣响打破了沉默。 

 

阿诚看明台还是那样,也坐不下去了,起身说到:“明台,你这几天脸色不好,感冒还没完全好吧? 早点休息吧,别多想了。还有...刚才,我再次向你道歉。我先走了。”

 

正要转身,明台也站了起来,看着阿诚,认真地说到:“阿诚哥,你不用向我道歉。是我不好,惹你伤心了。谢谢你陪我说话,我也想通了。”

 

阿诚拍了拍明台的肩膀,说道:“明台,有什么烦恼,别憋在心里。 我愿意当你的聆听者。 还有,别忘记吃饼干,要不晚上睡觉前又要饿了。”

 

“阿诚哥,你对我最好了!”明台看着阿诚,神情中竟是一种依依不舍。

 

阿诚爱怜地摸了摸明台的头,说道:“小戆度,哥不疼你还能疼谁啊? 我走了。晚安,明台。”(“戆度”沪语意思为“傻瓜”)

 

阿诚刚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一声“阿诚哥…”

 

回头一看 ,只见明台直直地站在跟前,刚刚从房门里跑出来的。

 

“你一定要幸福。”他依旧凝望着阿诚,神情仿佛在告别,“我…祝福你和大哥。”

 

然后他很努力地,给了阿诚一个微笑。 

 

/////

写在章节后面:

今天忙着整理行李,一边整理,一边想着故事。最后终于修改了这个章节。一直犹豫要不要发布,后来想想还是上飞机前发布吧。

许多读者朋友评论时谈到希望台诚在一起或楼诚在一起。因为不能剧透,所以我很难回复这样的评论。我只能说一点,就是请大家耐心看后面剧情。(好像说了等于没说。) 

看到读者朋友们的评论是件很快乐的事。 我自己都惊讶我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放弃这个故事的写作,我想是因为大家的鼓励给了我动力吧。虽然有时不能一一回复评论,但还是要借此机会谢谢大家! 


评论(5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