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10)-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第十章:


“明夫人有孕了,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莊医生笑道。 看到明楼的神情从焦虑不安,惊讶无比又到喜出望外的转换,她忍不住加了一句:“明先生真是位好丈夫。” 

 

明楼听到这句话,心中十分惭愧。 脑海里浮现出两个月前黄曼遥向他提出离婚那晚,在安慰黄曼遥后,两人的缠绵。

 

莊医生接着解释道:“刚才我为明夫人搭脉的时候,就察觉她怀孕了。 要求检查腺体只是疑惑为什么她没有怀孕状态下正常的腺体信息素分泌。 ”

 

 明楼没搭理这些话,他接着问自己关心的问题:“那我夫人病倒是什么原因?”

 

“明夫人虽然有仿腺,但到底不是自然腺体分泌调节,总是有副作用的。受孕会比一般人辛苦,而且并发症风险会更高。 她是过分疲劳和操心了。一定要多调养调养。我给你开个方子。还有,因为明夫人这个体质,近期要多静养,不易多思。 还有,没有呕吐这种正常怀孕迹象也是因为仿腺的原因。”

 

“知道了。但为什么我夫人之前身体检查,医生说她很难怀孕呢?”

 

莊医生听罢,沉思了片刻,说到:“腺体切除,用仿腺替代,受孕一定会比一般人困难。 困难的概率有多大,因人而异,很难说。除此之外,可能还有遗传的因素吧。” 

 

“原来是这样。”明楼似乎接受了这个答复。

 

莊医生其实还刻意少说了几句话。 坤泽很难怀孕的另一个可能性是子宫受损。 而子宫受损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流产或是流产手术。而流产或流产手术带了的后遗症,很多人都是多年后再想怀孕才知晓。

 

“谢谢你,莊医生!”

 

“不客气,那我们去看看令弟明台少爷。”

 

“这边请。”走之前,明楼又看了一眼黄曼遥,眼中流露出少有的柔情。他们走过了二楼走廊,来到了洋房东翼。 那里只有阿诚和明台的房间。

 

刚到明台房间,明楼还未及嘱咐莊医生,莊医生已经笑着向明镜道喜:“恭喜明女士要荣升姑姑了。”明镜刚刚还在担心明台的病,本来神色忧愁的脸听闻喜讯后一下子喜上眉梢 。

 

刚刚拿茶上来的阿香也听到了,也连忙兴奋地祝贺:“恭喜大少爷! 恭喜大小姐!”  一时间明镜,阿香和莊医生的笑声,说话声充满了房间。

 

这时明楼给明镜使了个眼色。

 

“光顾着高兴,我们说话轻一点,明台还睡着。”明镜忙说道,以为明楼是这个意思。

 

明楼没有回应,见到莊医生已经向明台的床前走去,又连忙向阿香嘱咐道:“阿香,大少奶奶怀孕的事,有机会我会亲自与阿诚说。你先给我保密,听到吗?”

 

阿香听罢,马上接了灵子。 (“灵子”沪语意思为“暗示”)她脸色郑重地保证:“我一定不说,大少爷。”说罢,就离开了房间。明镜这才明白过来,刚刚喜悦的表情消散了一半。

 

明楼明镜紧接着也来到明台床前,只看见明台昏睡着,头上密密的一层汗,有时还会发出些听不清的呓语。

 

莊医生看了此状,不容迟疑地给明台做了一系列检查。 除了给明台量了体温,察了脉搏,舌苔等常规检查,令明楼明镜明楼奇怪的是,她还翻开了明台的眼皮,测试了明台瞳孔对光的敏感度和检查了他的腺体。

 

“医生, 明台到底怎么了?”明镜忍不住了。

 

“明台少爷年纪多大了?" 

 

“刚十九。”明楼马上回答道。

 

“到底怎么了?”明镜急了。莊医生的问题显然跟感冒发烧无关。 

 

莊医生看上去神色凝重,接着说道:“请带我看一下明台少爷卫生间里的医药柜。我要确认一下,才能肯定我的判断。” 

 

明镜又惊讶又着急,连忙拉着医生进了明台房间里的卫生间套间。明楼外表上虽然镇定,但心里也慌了。 

 

过了不久,两人出来了,只见这位医生在摇头叹气。 "明女士,明先生,有些话涉及到明台少爷的隐私,但情况如此,我也只好说了。”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明台少爷使用了一种催化剂。”

 

“催化剂? 我们明台怎么可能用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都还没分化呢!” 明镜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明女士,请别误会。 这不是一般乾元寻欢作乐为了增加情趣用的催情剂。 当然两种药有着某些相同的成分。 这种催化剂能加快乾元的分化过程。 当然用得不当,也有催情的副作用。 我看他已经注射了一段时间,只是最近停了。”

 

明镜实在不解,问道:“为什么要加快分化?”

 

这是莊医生没法回答的问题,但她还是继续解释道:“十九还没分化,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见。这种药一般用在到22岁还没有正常发育,分化有困难的乾元上。这种药物使用时会很痛苦,因为它会加快腺体细胞的分裂,和刺激荷尔蒙分泌。所以一般医生不会推荐22岁以下的人使用。奇怪的是,他已经用了一个月的计量, 但到现在还没有导致分化。 原因来说有三种可能性: 一是营养不良。 二是遗传因素。 譬如说天生瘦小,乾元父亲也有这种倾向。 还有就是心理因素,譬如说长期的抑郁忧思。” 即便是外人,莊医生也看得出第三种原因是最有可能的。

 

“抑郁忧思?”听到这里,明镜惊讶得目瞪口呆。明楼听了心里一沉。

 

“明台少爷不是在昏睡。他用了药物来促使分化,却又没有分化,导致了身体分泌混乱。他已经进入了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发烧也是这个原因,跟感冒无关。 他的情况不是很乐观。 他如果在这一两天还没有自然分化的话,必须要去医院做腺体手术。但我不建议做这样的手术,因为他这么年轻。这个手术的风险极高。因为乾元的腺体连接脊椎神经。 手术最坏的可能性是导致瘫痪。”

 

明镜听得脚都软了,差点跌倒在地,幸好明楼在旁边搀扶。

 

“莊医生,那还有什么比较安全的治疗方法?”明楼心急如焚,声音都在发颤。

 

“其实有一个很安全的方法能促使他分化。”

 

“那是什么?”明镜好像找到一棵救命稻草。

 

“嗯,其实,就是让一个坤泽发出信息素...然后两人...结合。“医生讲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明镜听到之后哑口无言,刚才欣喜的表情荡然无存。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

 

“您是说让明台标记一个坤泽?”明楼心中已深感不安,却只能保持镇静地接着问道。

 

“明台少爷使用了药性很猛的催化剂,但他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某种原因,一直抑制着催化剂的效用。最好的方法就是刺激催化剂的药效。 他在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如果有一个坤泽在身边释放信息素的味道,同时与他结合,这会起到一个强烈的生理,心理和感官的刺激,促使药性暴发。中庸达不到这个效果。 其实不一定要标记坤泽,发生关系便是足够了。但恕我直言,他会忍不住标记此坤泽的...因为他会同时进入分化期和发情期...”这个坤泽要受苦了,莊医生心想。

 

明镜和明楼听得脸色无比沉重 ,两人都默然不语。一个年轻的乾元在分化期因为自身腺体猛烈的荷尔蒙分泌,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气韵的。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会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倾向和性冲动意识。有些乾元还会有暴力的倾向。同时进入分化期和发情期是十分罕见的。 这将意味着这个乾元将不受控制地,暴发所有自我潜在意识。如果让一个坤泽与这样的乾元同处一室,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像是把一头绵羊扔在一个饥饿多日,凶猛无比的老虎面前。

 

“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吗?”明楼想起自己光是分化期的感受,脸就变得煞白。

 

“其他没有了。哦,还有,” 莊医生犹豫了一下,又轻声说道:“就是最好是与一个男坤泽结合。”

 

 明楼听罢,只觉得五雷轰顶,声音都变了:“为什么?!”

 

“女坤泽的腺体分泌是阴性的,会有抑制的效果。而男坤泽则没有。如果能安排得话,请尽快。哦,对了,这是护理须知...”

 

明楼一阵神思恍惚,医生后面的话都没有听清楚。 只听见明镜说道:“知道了,谢谢你,莊医生! 请随我来。”

 

莊医生向两人示意了一下,深表同情地说了一句:“祝明台少爷顺利过了这关。”

 

明镜回过头来与明楼说道:“你在这里看着明台。我去送送医生,顺便与她结帐。”

 

明楼点头,就在明镜准备转身的那一刻,明楼一把拉住明镜的手臂,用力地拉得明镜都痛了。明楼神色沉痛,语气无比激动,哽咽道:“大姐,你千万不能让阿诚知道。”

 

“我懂,只能看明台自己的造化了。”明镜忍不住泪水,掩面而去。

 

“明台,大哥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明天我再去找其他医生,上海最好的医生。”明楼热泪盈眶,无助地喃喃自语。

 

莊医生走了。当她的轿车离开明家时,她回头望了望这座上海滩赫赫有名,令人称羡的豪华洋房,长长地叹了口气。

 

整个明公馆笼罩在肃穆下。

 

明台房外的转角旁,

一个人仍然笔挺地站立着,凄美而沧桑。

犹如一座古希腊雕像。 

黑暗遮住了他英俊的脸庞。

只看到他明亮清澈的眼眸,闪烁着似悲似喜的泪光。

 

评论(7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