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16)-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明长官,我们多年共事。有些话,讲了出来,未免会伤了和气。 明长官是聪明人, 我既然来了,怕是您已经猜出为什么我被派来了。”梁仲春说道。

 

“梁秘书也是聪明人。 我没有回复那份密函,不也就是我回复吗?”明楼面无表情。

 

 “明长官,您为什么当局者迷呢?”梁仲春急道,“若不是明长官对我当年有救命之恩,我是不会来劝您的。  我知道明长官您可能现在听不进去,但我若是不说,未免辜负了当年的情谊。 明长官,现在是个弥补的时机。”

 

“什么意思?”

 

“明夫人不幸去世了。明长官对夫人情深意重,为了悼念去世的妻子,不再纳妾。这也是一段佳话。”

 

“他不是我的妾,他将是我的妻。” 明楼一字一顿,接着说道,“阿诚和我已经订婚,全上海都知道。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我想代局长也会顾及面子,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抢人吧。”

 

“明长官,违背代局长,您想过后果吗? 他有什么样的手段,您不是不清楚。明长官,您是了解代局长的。他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是代局长,也不会对一个被标记过的坤泽感兴趣吧。” 明楼冷笑道。

 

“明长官! ” 梁仲春颤声道,“您不是开玩笑吧。您说得对,代局长是不会对一个被标记过的坤泽有兴趣的。但若是您扰了他的兴,他是绝对不会放过您的。”

 

梁仲春顿了顿,放低了姿态说道:“明长官,我能理解您的心情。 但您想,这又不是送阿诚先生去一个必死无疑的危险任务。这样得罪代局长,不给自己留后路,值得吗?”

 

 “阿诚可以为抗战牺牲。他是个抗日战士,不是个玩物!”明楼咆哮道,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神情无比悲愤和激动。

 

印象中,明楼永远是冷静理智的。看到明楼如此,梁仲春一下子怔住了,过了半响,才低声说道, “明长官,您再考虑一下…”

 

“梁秘书, 若是一个乾元连爱…连家人都不能保护,那还算是什么乾元呢?”

 

“唉” 梁仲春一声叹息,“明长官,话已至此,我不能再多说了。我也知道您是不会改变心意了。”

 

“梁秘书长,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若是你还念及当年我曾经救过你, 我想求你两件事。”

 

“明长官请说。”

 

“请你千万不要告诉阿诚! ” 明楼凄然道。

 

“您还是猜到了。 代局长就是派我来叫阿诚先生做个选择。”梁仲春看着明楼的眼神,内心一阵触动,犹豫了片刻,终于说道:“好,我答应您。”

 

“我感激不尽!  梁秘书,还有…”

 

“我知道,我会告诉代局长,是明长官您强迫阿诚先生的…” 梁仲春又叹了口气,说道,“明长官,我知道您心底看不起我这种人。但我也是有家庭,有妻妾的。 她们都是我心尖上的人。您的感受我真的能体会… 但,说句真心话,若是我在明长官的处境,我可能还是没有明长官的勇气。没想到,明长官对阿诚先生如此深情。”

 

明楼没有回答。 他目光眺望着远方,自言自语: “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明长官, 我先告辞了。您,保重!”

 

明楼点了点头,目光带着感激。

 

梁仲春走出了大门。 虽然事不关己,但梁仲春心中不免感叹:“情深不寿啊,情深不寿啊…”

 

他看到明公馆洋房外明楼以前特地让人种的一排法国梧桐。 

 

叶子已经凋尽了。

 

----

 

明楼呆坐着,打开锁住的抽屉,烧掉了那份军统密函。 他又拿出自己收到的一份密电回复,也烧了。

 

-----

 

数天前:

 

“头,这是眼镜蛇发来的紧急请示。”

 

铁石接了过来,看罢眉头微蹙,没有言语。

 

“怎么啦?” 铜镜问道。

 

“他请求转移青瓷。”

 

“为什么?”

 

“姓代的,看上了青瓷。眼镜蛇跟他翻了脸,怕拖累青瓷。”

 

“眼镜蛇,跟姓代的翻脸?为了青瓷? 他怎么这么糊涂啊!”

 

“没想到眼镜蛇看似冷漠无情,到底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姓代的暂时动不了眼镜蛇。 他在上海的位置无人能替。 但以姓代的为人,他将来一定会报复。 ”

 

“那怎么办? 我们怎么安排?”

 

“我们不能失去眼镜蛇。 青瓷虽然是好同志,可是他和眼镜蛇若是只能保全一个,你也知道该是谁。”

 

铁石顿了顿,说道:“就这样回复。”

 

------

 

那天在医院看望明台前,明楼收到的密电回复上面写着: 

 

“舍青瓷。”

 

-----

 

葬礼前:

 

明楼收拾黄曼遥遗物时看到了黄曼遥买的一张去法国的单程船票,出发时间是他和阿诚婚礼的第二天。她还留下了一封签好名的离婚证书,和在她病倒前写得一封短信草稿,有些地方还划掉了。 

 

亲爱的明楼,

 

你救了我,对我那么好。但原谅我这么说,你,还是不够爱我。 或许大多人的婚姻一辈子也就如此,也就满足了。 但我还是有些不知足。 我曾经难过,但我也早想通了。感情是没有道理的,也不能勉强。 

 

明楼,我懂你,虽然你可能还没看清自己的心。  我们都要解开束缚,遵从自己的心。 我衷心祝你和明诚幸福。

 

人生很短,我都释怀了,所以你千万不要自责。我不怪你,你也不亏欠我。我知道你会顾念我,所以这一步,只有我来走。这样我也自由了。 说不定,将来我还能找到新的开始。 给我祝福吧,亲爱的明楼。

 

我年轻时不够潇洒,太在乎自己的名誉和别人的看法。 我只是没想到,结婚后,会爱上你。虽然一开始我们的婚姻就错了,但还是有幸,今生能遇上你。如有来生,但愿能再早些遇见你。

 

一直想去你曾经去过的巴黎看看,所以就任性一次,逍遥一番。家里我会解释, 勿念。

 

你永远的朋友,亲人,

曼遥。

 

明楼泪流不止。

她比谁都看得透彻,包括他自己。

她爱他。

他努力过,但却还是辜负了她。 

他心中最牵挂的人,终究不是她。

 


评论(55)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