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23)-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关于故事设定和标签 


第二十三章:


自从明台失踪后,明楼寝食难安。 

 

王天风只给了明楼一句话。 他说明台到达目的地后,自会向家里报平安。明楼火冒三丈,心中咒骂,却什么办法也没有。他知道,王天风是软硬都不吃的。明楼也打探到,明台并不在王天风那里,似乎也不在军统。他和阿诚都不敢告诉明镜。现在他们除了焦急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又到了夜晚。

 

夜晚是总那么漫长,那么难熬,那么...寂寞。

 

突然有人敲门。这个时候,只有阿诚会找他。 明楼应了一声后, 只见阿诚拿了一个热水瓶进来。

 

“大哥,你坐。 我马上就来。” 

 

明楼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到阿诚走进主人房卫生间套间,不一会就拿着一盆水出来。

 

阿诚利索地把热水瓶里的水倒了一些到水盆里,用手调匀了后,试了试温度。 这样做了两三次后,阿诚把水盆端到明楼眼前,又放在明楼脚下。 接着,阿诚便蹲下,要给明楼脱鞋,像是要给明楼洗脚。

 

“阿诚,你这是干什么? 快起来! 你快起来!” 明楼吃惊地看着阿诚这样如同下人一般服侍自己,又急又气。 在明家,不管是阿香,还是以前雇佣的人,从来都不做这样的事。

 

“大哥,”阿诚忽然抬起头来,凝视着明楼,认真说道:“你不能每天吃安眠药,会上瘾的。 医生说了,泡泡脚,按摩脚能消除疲劳,让人放松。 既然其他的方法不管用,我想帮大哥试试这个方法,看看有没有帮助。”

 

“阿诚,谢谢你! 那我自己来。 你不要这样。”明楼心中感动,连忙想拉阿诚起来。

 

阿诚没动,只是柔声说道:“大哥,我愿意的。”  接着他又低叹:“我什么都不能帮你,你就让我帮你做这件事吧。”口吻蕴着绵长的无奈。

 

阿诚不会告诉明楼,医生还说,健康的夫妻生活也能让人心情愉快,让身体放松。 他知道明楼是不愿意的。 他什么都不能做,也只能为明楼做这些了。

 

明楼听到阿诚的话后呆住了,禁不住无比心酸。 他没有再说什么,去拉阿诚的手慢慢收了回来。

 

阿诚脱去了明楼的鞋袜,然后把明楼的双脚放到水盆里。 他轻轻地把温水泼在明楼脚上,又用手慢慢地给明楼按摩脚上的穴位。

 

“大哥,水还够热吗?”

 

“嗯”

 

“大哥,如果你觉得我太用力的话,你要跟我说。”

 

“嗯”

 

明楼一阵鼻酸,只怕再多说出一个字,声音就会背叛自己。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只听到轻柔的水声。

 

“大哥,你一定不记得了。 那天你和大姐来救我,你就是这样帮我的。”阿诚依然低着头,神情专注地为明楼按摩脚的穴位。

 

“那天桂姨不知为什么打了我,还把我的鞋扔了,她以为这样我就出不了门。 我光着脚逃了出去,跑了很多路,脚都破了。最后还是被她抓了回来。 我被关了起来,两天都没饭吃。我以为我要死了,直到大哥和大姐来救我。”阿诚说得很平静,像是在诉说一个很遥远,事不关己的故事。

 

明楼心如刀割。他当然记得,但他并不知道那天遇见阿诚之前发生的事。阿诚也从来没与他说过。

 

“见到大哥的那天,大哥就是这样蹲着,非常耐心地为我擦拭我脚上的伤口,为我上药,为我包扎脚。我一直都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阿诚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头虽然还是低垂着,但看得出,整个人已经深深地沉浸在回忆中。 他的目光有些失焦,一副出神的状态,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个伤受得真是值得。”这句话说得很轻,好像是自言自语。

 

明楼的眼圈顿时红了。 

 

他再也忍不住,双手抬起了阿诚的头,凝视着这个人。 

 

只见阿诚此刻水汪汪的眼睛,流露出无限忧愁。

 

“阿诚...”明楼的声音变了。

 

“大哥,我知道大哥心里有多苦。 大嫂走了,大哥的孩子也没了。若是我那天在家,为大嫂开车,就不会发生这一切。 大哥为了我,在那么悲伤的时候,还要与我结婚。外面的人还说大哥对大嫂无情,大嫂尸骨未寒就另娶新欢了。 那天是我送明台走,若是我当时察觉到明台的情绪,多宽慰他两句,说不定他就不会去找王天风了。现在明台也不知道让王天风弄到哪里去了。都是我的错! 我对不起你,大哥!”阿诚一激动,没有忍住眼泪。

 

“阿诚,”明楼把阿诚扶了起来, 安慰道: “别哭。你是最坚强的,怎么哭了。阿诚,是大哥不好。大哥应该振作起来,让你放心。你一定要记住,曼遥和明台的事,都与你无关。 你一定要答应我,听我的话,不许胡思乱想。 大哥现在只有你在身边了。你这样,我心里有多难过。”

 

阿诚点了点头,平复了情绪,又说道: “好,我听大哥的。 大哥,大嫂的在天之灵一定希望大哥健康快乐。你一定要好好的,才能让大嫂安心,让她欣慰。大哥,你放心,我们也一定会把明台平平安安地接回来。大哥,你一定要保重好身体!”

 

大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我才能安心。

 

明楼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 他抱住了阿诚。

 

“大哥,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就让我替大嫂来照顾你吧。”怀中的阿诚突然鼓起勇气说道。

 

阿诚说得如此温柔,如此卑微,明楼听得心都要碎了。明楼又一次紧紧地抱住了阿诚。

 

过了许久,明楼低声说道:“阿诚,以后你在这里睡吧。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

 

-----

 

明楼像哄着孩子一样,哄着阿诚先睡了。 他自己还是睡不着。

 

清冷的月光映照在阿诚的脸上。明楼注视着阿诚的睡颜,目光无限地留恋。

 

他的眼睛,他的眉毛,他的脸庞,他的嘴唇...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好像要把阿诚的样子描绘在心中,把他的面貌印刻在骨血里。

 

这么多年,他都辜负了阿诚,让他受苦。 现在他又怎么能说。他和阿诚是不会长久的。他已经给阿诚带来了太多痛苦。 若是阿诚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那自己死后,阿诚也会少几分痛楚。 将来他还可以和明台在一起,最好是把自己给忘掉。

 

原谅我不能对你说真心话,阿诚。

 

不知还能看多少回。

明楼突然很想吻他。

就放纵一次,给自己留个回忆也好。

阿诚睡着了,他是不会知道的。

明楼正要俯下身去...

 

“明台! 明台! 明台!明台!” 阿诚突然在睡梦中叫道,撕裂的音调是如此痛彻心扉。

 

“我的...”这一声很低沉,却尤为凄凉。 再后面听不清了。

 

 -----

 

“阿诚,醒醒! 阿诚,醒醒!”

 

阿诚突然惊醒,原来是场梦。

 

只看到明楼坐在床边,带着焦虑担心的神色,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安慰着:“嘘,阿诚,别怕。你做恶梦了。”

 

“大哥,我梦到明台,他...”阿诚说不出后面两个字。这个梦又牵涉到明楼,阿诚不敢说,太不祥了。明楼把阿诚抱入自己的怀抱。这个梦太逼真了,阿诚在明楼怀中忍不住低声抽泣。

 

“梦都是反的。明台没事的。明台没事的。明台一定不会有事的。阿诚,不哭了。” 明楼一边抚慰着阿诚,一边说着。像是说给阿诚听,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明楼给阿诚塞好被子,看着阿诚再次睡着。

他看到阿诚脸庞上的泪痕,心里哀伤。

 

阿诚又瘦了。

他不快乐。

自己从来没有让他快乐过。

 

心爱的人在身边,明楼却感到无穷的孤独。

阿诚那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明楼的心又抽痛了。

 

阿诚在梦中一直叫唤着明台的名字。

明楼很清楚,自己和阿诚到底是…

错过了。

 

-----

 

 

那晚,阿诚再也没有睡着。

他忘不了这个梦...

 

(梦)


明台在发抖,他咬着嘴唇,咬得都出血了。不可言喻的痛苦扭曲了整个灰白的脸。他拿着枪,瞄准了站在前方的人。这个人没有武器。

 

王天风在明台耳边催促道:“开枪! 他是共||党,是党||国的叛徒。他不死,你全家都要死。你心爱的阿诚哥也要死。你不是最爱阿诚吗?  他死了,你和你的阿诚哥就可以在一起了。明台,还不快开枪!”

 

“明台,你把枪放下!”阿诚拼命喊。

 

“阿诚,你把枪放下!”明楼命令阿诚。

 

"明台,你开枪吧。大哥不怪你。”明楼平静地对明台说道,好像已经接受了必然。他很从容,脸上也没有怨恨,只有对明台的愧疚和疼惜。

 

阿诚的枪依然瞄准着明台, 而明台的枪对准着明楼。

 

 “快开枪!  你再不开枪,我就毙了你的阿诚哥。你到底想要谁活下来,明楼还是阿诚?” 王天风对明台命令,说着便拿枪对准了阿诚。

 

“明台,你把枪放下!”阿诚根本不在乎王天风,再一次对明台呼喊。

 

“阿诚,我命令你把枪放下!” 明楼恐惧,语气急迫。

 

“王天风,冤有头,债有主。你若敢动阿诚一根指头,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明楼威胁,目露凶光。

 

“明台!”这次阿诚的口气是哀求。

 

明台的目光,从王天风,转向明楼,最后又停在了阿诚的身上。 看到阿诚还是拿着枪对着自己,明台突然领悟了什么,抬头对着阿诚微微笑了笑。 明台望着阿诚的眼神带着无比眷恋,却又是凄苦无望的。

 

他嘴上动了动,说得很轻,阿诚只能听到几个字:“阿诚哥,你放心。” 和“好好活着。”

 

明台望眼欲穿的目光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阿诚,突然大声对三人说道:“对不起,大哥,阿诚哥! 对不起,老师,我不能报答您了。 我会给您一个交代,让您复命。”说罢,便刹那间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绝决地扣下了扳机。

 

一声巨响。

 

明台倒了下来。 

 

“明台!!”“明台!” “明台!” 三人同时惊叫。  悲颤的声音撕破了长夜。

 

阿诚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跌倒在地上,爬到明台的尸体旁。 他抱着明台,像疯了一样,歇斯底里地不停地叫着明台的名字。

 

一片肃静。

没有回答。

“阿诚哥!”

那么好听软糯的声音,

听不到了。

再也听不到了...

 

鲜红的血不断地在地上扩散…

不知过了多久。

 

“我的小少爷。”阿诚眼神凝滯,对着怀抱中逐渐冷却的人,突然温柔地低声轻唤。

 

一切都黑暗了。

一切都没有了。

 

 


评论(3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