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28)-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关于故事设定和标签 


第二十八章:


“骑云,我该怎么办?”明台从来没有这么六神无主。

 

郭骑云眉头紧蹙,千思万想,却也一下子想不出什么万全的办法。

 

“我是为保国抗日才参军的。要我中国人打中国人,我宁死也不干!”明台狠狠地发誓道。 郭骑云侧头一看,明台面容激愤,额头上已经暴起了青筋,双手紧紧地捏起了拳头。

 

“你别急,我们总能想出个好办法。” 郭骑云连忙安慰。他嘴上虽然说得笃定,心里却为明台惶惶不安。

 

明台冷静了下来,想了片刻,非常坚决地说道:  “我准备辞去这个军职,他们就不能强迫我了。”

 

郭骑云非常担忧地说道:“你的心思我当然懂。 但你以为辞去军职就没事了? 你也太天真了。你现在辞,就是明摆着不想去打共||产||党,那其实就是抗命,违军令!  再说了,那个李中将,别看他表面上慈眉善目,客客气气的,心里可是非常小气的人。 你明着拒绝了他,他不好向上面交代,让他失了面子,他不记恨你才怪呢。 弄不好,将来暗中给你搞个同情共||党的罪名,那你怎么办?你不为自己考虑,还要为你家里人想想。你的两个哥哥还是国||民||党军官呢。可惜你大哥跟你只是平级,而你二哥的军衔比你的还低。不过,他们两个跟你也不是一个系统。就算比你军衔高,也根本帮不了你。你怎么保证他们上面不拿你大哥二哥出气,或者用他们来牵制你。上面有些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一提到明楼和阿诚,明台就顿时慌了:“我绝对不能连累我的两个哥哥!  ” 平时无比明亮清澈的眼睛此刻充满了深不见底的无助和恐惧。

 

郭骑云的一席话分析得很透彻。

 

“那我怎么办啊,骑云?  怎么办,怎么办?  你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明台心慌意乱地把头埋在双手中,焦虑地说起话来都语无伦次了。

 

“主要麻烦的是,你现在在空军里可是个名人,出名到连蒋委员长都知道你。 你现在做什么动作,大家都会知道,都会议论。你很难像一个无名小卒一样随便脱身。  就算李中将不为难你,你怎么保证蒋委员长就愿意放你走?  ” 郭骑云停了停,又强调,“关键是,你必须要有一个毫无破绽的理由,让人信服。而且你不能得罪上面的人。 你要让他们感觉即下得了台,面子上也还过得去。 可惜,你不认识什么位居高官的人,能压过李中将,说起话来又是蒋委员长肯听的。”

 

两人陷入了沉思。

 

“有了! 我有主意了!”明台忽然茅塞顿开。

 

“什么主意?!”

 

“你说,有谁就算是蒋委员长都不敢得罪,要卖面子的?”

 

“美国人!”“ 陈纳德将军! ” 两人异口同声,接着都笑了。

 

-----

 

上海机场外,开往明公馆的汽车车途中:

 

“明台,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你不知道,其实去美国留学读航空机械工程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但我和我家实在没有这个经济能力。 我也找不到能担保我的人。 要不是你,我根本不可能圆了我这个梦。你借我的钱,我一定毕业后还给你。我也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做出一番成就,不辜负你对我的帮助,支持和鼓励。将来学成归来,我还希望能够报效祖国。” 郭骑云认真地看着明台说道。  他从心底里感激明台,一番话说得十分恳切。

 

“好了,好了,骑云,你已经谢我一千遍了。 咱们好兄弟,你这次和我作伴一起去美国东岸,我开心都来不及呢。麻省理工学院和陈纳德将军举荐我去的西点军校只隔三小时车程,我们在那里也好互相照应。要是我有选择,我也想学工程,将来对国家建设更有用。 还钱的事不着急,我们就不要再提了。我现在等于是投资。 将来等你毕业了,就凭你的才华,肯定能创办一个航空公司或飞机厂。 到时候让我入股,那我可是要赚大了。”明台边笑边说。他明白郭骑云特别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好,借你吉言! 我们也一言为定!” 郭骑云笑道。

 

汽车已经从上海郊区进入了城内。

 

汽车一路开着,每经过一处,明台就像热情的导游一样,孜孜不倦,神采飞扬地向郭骑云介绍。

骑云,你看,这是上海大世界,很好玩的…

这是跑马场…

这是百乐门。小时候我骗阿诚哥带我到这里,我就在门口偷偷瞄了一眼,就被赶出来了。我只记得舞女小姐们穿的旗袍特别漂亮,跳舞跳得特别好。还好阿诚哥最疼我,虽然骂了我几句,还是舍不得告诉大哥大姐…

那家西餐馆是我最喜欢的。 我们家常去吃。老板是个很和善的犹太人。他在上海长大的,还会说上海话…

你看那个警察,是印度人。英租界里有很多当警察的印度人…

这是徐家汇天主教堂,光绪三十年造好的。我小时候的一位邻居老奶奶就去这里做礼拜…

这是我们家经常去的理发店。老师傅是从苏北来的,手艺可好了。 他对我特别好。 我小时候怕洗头,每次洗头前,他都给我吃糖,后来我就不怕了。 他们家当年逃荒到上海,非常辛苦地白手起家。 现在开了这么大的理发店,真是非常了不起的。我大姐很佩服这位老师傅。我们也经常介绍朋友们到这里来做头发…

噢,这是‘远东第一影院’大光明电影院。你知道吗? 这可是亚洲第一座宽银幕电影院和第一座立体声电影院。前几年我们全家来这里看 ‘Gone with the Wind’,就是费雯.丽主演的‘乱世佳人’。骑云,你看过没有? 我觉得特别好看!…

这里是南京路。虽然南京路商业街名气响,其实上海人更喜欢霞飞路。全上海最高雅时尚的商店都集中在霞飞路。我阿诚哥给我们买的衣服都是从那里买的。这次是没机会了,下次你来上海,一定要带你去霞飞路定制一套好西装。我阿城哥认识一个在那里的宁波老师傅,他做西装的水平可是一流的。

说到宁波,老一辈的上海人很多都是从江浙一带移民过来的,其中包括很多从苏州和宁波过来的。 所以上海话最受苏州话和宁波话这两种吴语方言所影响。上海话里的‘阿拉’,就是来自宁波话… (“阿拉”沪语,宁波话里意思为“我们”)


郭骑云其实以前来过上海一次。上海的旅游景点和人文风情,他也知道一些。 但郭骑云依旧静静地,认真地注视着明台,看着他眉飞色舞地讲述海派文化,聆听着他回忆一件件儿时趣事。郭骑云一点也不忍心打断明台。


明台不单单是在介绍上海这座城市,他的每一句话都洋溢着浓浓的,厚重的乡情。没有人不会被这种对家乡的热爱和眷恋所打动,所震撼。

 

这座城市承载了明台太多的美好回忆。

他的每一句话都在诉说:我在这里出生,长大。这里是我的家。

 

过了一会儿,明台原本快乐兴奋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下来。

 

“这一去,不知又要过多少年后,才能回家,回上海了。” 明台无奈地叹道。

 

郭骑云也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明台。

 

“到美国后,我还要去看看吉姆的家人。”明台又突然说道,语气很沉重。

 

“我陪你一起去。”

 

“不知道他掉在驼峰的飞机和他的遗骸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明台目光茫然地望向窗外,无限伤感。

 

“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的。 他一定会回到他的家乡的。” 郭骑云低叹。

 

-----


明公馆门前:

 

“怎么不进去? ” 郭骑云催促道, “近乡情怯了?”

 

“算了,我不进去了。 这次要赶开学之前的轮船,见面最多也只有两个小时时间。我已经快四年没有见到家里人了。进去了也不是团聚,又是告别。他们也只是白欢喜一场。 看到他们,他们伤心,我也难过,还不如不见。”

 

“明台,你还是看看他们吧,免得后悔。”郭骑云劝道。

 

“骑云,我不是不肯,而是不敢。”明台神色感伤,不敢直视郭骑云。

 

“明台,你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对他念念不忘吧?” 郭骑云只是猜测,但看到明台不响,心里也明白了。

 

“唉,你也真是。你做事那么潇洒,离家那么多年,跑到那么远的印度去飞那么危险的驼峰航线,我还以为你放下了呢。  明台,现在要内战,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真心劝你,一定看一眼你家人再走。”郭骑云本来还想说“世事无常”,但话到口边,感觉太不吉利,便咽下了下去。

 

明台沉默了一阵,最后说道:“刘副官,开车去外滩。”

 

郭骑云心中叹息。

 

-----


上海外滩:

 

“刘副官,你去打个电话给明公馆。就说,明上校在外滩,现在在办理上船手续去美国,一小时后离开。请明上校,明少校和明女士务必来码头一次。” 郭骑云边说边给了刘副官一个电话号码。

 

“啊?明上校请明上校来一次?”刘副官有些摸不清头脑。

 

“哎呀,就说他们家小少爷要走了,去美国,请他们家大少爷,二少爷和大小姐到外滩来送别。”郭骑云叹了口气,又翻译了一遍。

 

“噢,懂了,我这就去。” 刘副官憨憨地笑了。

 

-----

外滩,邮轮的甲板上:

 

“明台,你看谁来了?” 郭骑云笑着往船下一指,想给明台一个惊喜。

 

明台往郭骑云指得方向一看,一辆熟悉的黑色汽车!   在车边,明楼搀扶着明镜,旁边还站着阿诚。明镜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虽然身着大衣,但穿的旗袍是家居的那种很单薄的。一看就知道她出门地非常匆忙,都没来得及换合适的厚旗袍。明楼的头发已经白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比他的年龄更苍老。 阿诚比记忆中高了些。 明楼和阿诚都比以前更瘦了。

 

三人的目光在焦急地寻找,一遍又一遍地横扫着一层层甲板和船舱的阳台。

 

明台一阵心酸,心里只想飞奔到他们面前,拥抱他们。

 

“大姐! 大哥! 阿诚哥!” 明台无比激动地大叫,一边挥起手来。

 

“明台!” “明台!” “小少爷!” 三人一听,一边呼喊一边挥手,急急忙忙地往向岸边赶来。明镜穿着高跟鞋,跑起来很不便,明楼还在旁边搀扶着。

 

“我下去一下,马上就” 明台对郭骑云说道。 但还没说完“来”这个字,船已经动了。

 

刚到岸边的三人看到船已经动了,都呆住了。 明镜一下子哭地泣不成声,不停地用手帕抹泪。明楼和阿诚看着明台,两人的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

 

明台一看到家人这样,转身就跑。

 

郭骑云拉住了他,说道,“干什么啊,明台?!”

 

“我要下去,我要下去看我大哥大姐和阿诚哥!” 明台已经悲痛地不能自己了。

 

“明台,来不及了呀!” 

 

一阵阵船笛的鸣响接踵而来。

 

“不管,我就是跳下去也要下去。 我会游泳。我乘下班船走。” 

 

“你疯了! 下班去美国的船是一个月后,开学就来不及了。你误了开学,你这个出国的理由怎么说得过去?你家人在岸上看着你。你好好跟他们告别,不要让他们最后还为你担心。明台,你振作一点!” 郭骑云激动地说道。

 

明台绝望地看了一眼郭骑云,终于点了点头。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回身子面向岸边。 一边笑着挥手,一边喊道:“大哥,大姐,阿诚哥,我都好!你们保重!”

 

三人一边挥手,一边朝着船走的方向,沿着岸追赶。

 

明镜哭得厉害,眼睛都红肿了。 她到最后,悲伤地都走不动了,只是一个劲地点头,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一边望着明台,一边不停地挥手。

 

“明台,我们都好。你自己要保重,照顾好自己!” 在旁边搀扶明镜的明楼大声向明台叫道。

 

船越开越快了。

 

这时,阿诚突然往船的方向,沿着岸边快速奔跑了起来,时不时地抬头看明台,还向明台挥手。  等他跑到岸的尽头了,再也跑不了了,阿诚这才停下来,突然高声喊了一句:“明台,我们大家等你回来!”

 

船越开越远了。

 

“明台,我们等你回家!” 阿诚又呼喊。

 

船越开越远了。

 

“我们等你回家!” 阿诚又拼命呐喊了最后一次。这一次的声音是嘶哑的,还强忍住了哭泣的音调。

 

越开越远了,越开越远了...


看不清他们的表情,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能看到远处有三个人,依然立着在不停地挥手。

 

明台感觉整个人都支撑不住了,他慢慢地蹲了下来,卷缩在封闭的围栏下,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他知道,在围栏下,船外是看不到他的。

 

“明台, 明台!” 郭骑云叫明台。 而明台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脸色苍白,表情痛苦,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一样。 

 

“对不起,是我不应该打这个电话,让你家人过来。明台,你没事吧?” 郭骑云被明台的样子给吓住了。

 

“明台,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知道你心里伤心难过。 明台,难过就哭出来,不要憋着啊!  哭出来就会舒服些。” 郭骑云也蹲了下来。 他看到明台这样心痛极了, 眼眶都红了。

 

明台这才慢慢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郭骑云,微微一笑,缓缓地说道:“我没事。 谢谢你,骑云!这么多年了,我终于看到我大姐,我大哥和我的阿诚哥了。 我就是…高兴,高兴…”还没说完,明台突然整个人开始发颤。 他眼睛布满血丝,却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

 

郭骑云一把抱住明台,像是在抚慰一个迷路的,回不了家的孩子。 

  

明台不知是对郭骑云说,还是自言自语: 

“我以为,我这次见不到我家人了。 ”

“不知为什么,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时,郭骑云的心颤动了一下,接着他的眼睛就湿润了。

 

 

 

////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描述的中央飞机制造厂遭到日军轰炸,工厂被迫焚毁,工厂员工撤离,和保山大轰炸都是真实的历史。(保山大轰炸的死亡人数和因日军投放的细菌弹所爆发的霍乱瘟疫死亡人数共高达10万多人。) 我后来在第27章结尾处加了一些历史背景资料,有兴趣的读者朋友们可以看一看,谢谢!

 

关于驼峰航线的历史背景:

(信息来自于百度百科和其他网上资料)

 

  • 驼峰航线,又称“死亡航线”,全长800公里。 飞这条航线要跨越喜马拉雅山脉等众多起伏连绵的山峰,最高海拔高达7000米。 那时最先进的飞机的飞行高度都不到6000米。飞越驼峰是极其危险的。有时,一天当中就会掉落十几架飞机。 整个航线上都能看到闪闪发光的掉落飞机碎片,十分悲壮。这条路线为抗日运输了85万吨战略物资。


  • 1942年到1945年这三年当中,在驼峰,美军总共损失飞机1500架以上,牺牲的飞行员近3000人。中国航空公司(The China National Aviation Corporation) 损失的飞机有48架,牺牲的飞行员有168人。 


  • 很多牺牲在驼峰航线的中美飞行员的遗骸一直没找到。部分牺牲在驼峰航线的飞行员遗骸到2015年才回到了美国。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