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37) -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关于故事设定和标签 

关于标题: 

“台诚”和“楼诚”是贯穿整个故事的主题。 故事主线最后会分叉到两个结局。 在分线的标题上,主CP排列在前面。


人物OOC


第三十七章:


1952年10月,抗美援朝时期,三||反||五||反运动末期:

 

“少爷, 老爷从前再有什么不是,他也是爱国的。 您和姑爷都不知道,老爷其实早在1937年就为了抗日,捐了一架飞机给当时的国民政府。老爷解放前虽然与国||民||党走得近, 但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害中国志愿军的事呀。您一定要相信老爷啊! ”黄老先生的管家阿忠哀声哭泣道。

 

“我知道, 忠叔!”阿诚听了感慨万千,心里说不出地沉重难过。

 

“老爷自从小姐去世后,一直郁郁寡欢。还好少爷和姑爷一直在照应关心老爷。 没想到, 姑爷刚去台湾就出事了。 自那以后,老爷就更加心灰意冷了,根本没心思管理任何公司事务。 这次志愿军的医用消毒棉花被换成劣质和过期失效棉花肯定是那个赤佬李经理干的。他是操办供应医用消毒棉花的负责人。他以前在老爷面前可是一副毕恭毕敬,规规矩矩的样子。但这个人心术不正。小姐去世后,他老是想方设法一门心思想让老爷认他作义子,而老爷跟他讲明了他只认您一个义子。 到后来, 老爷虽然知道他贪财,但也实在管不了他。这次东窗事发, 就是这个垃圾瘪三倒咬老爷一口的。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死罪了。”阿忠满腔愤恨,眼睛都红了。

 

“忠叔,您别急!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救义父的性命! 义父虽然在供应合同上签了字,但具体操作他并不知情。现在虽然情况危急,但我一定会尽努力想办法救义父。事情肯定是有转机的。”阿诚虽然在安慰忠叔,但自己心中却万分焦虑不安。

 

“少爷,不行啊!”阿忠面露惧色,突然慌忙说道,“老爷他吩咐说, 您千万不能插手这件事。老爷被拘留之前,与少爷撇清关系,就是怕您受牵连。这次出事后,老爷以前的仇家都出来落井下石,把老爷多年前和青帮,和国||民||党的那些瓜葛全部兜了出来。 他们恨不得置老爷于死地。所以这次是罪上加罪。老爷说一切皆是报应,他也认了。他叫我过来跟少爷说,他很怕这件事会影响明家。 少爷,您别生气啊。老爷还说明家大小姐不会变通, 脾气太直, 容易吃亏。 而且以前明镜小姐就说了些不该说的,得罪人的话。 老爷叫少爷快去劝劝明镜小姐。他让您们赶紧打定主意全家逃到香港去。”

 

阿诚心里一惊。明镜告诉他几天前,明家所有的公司业务和账户开始受到审查。 当时说是惯例检查。难道真被义父说中了?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其实解放前, 我就劝老爷去香港避一避。但老爷说, 他说他一生都在上海。小姐和夫人都埋在上海,他要陪小姐和夫人。唉! 少爷, 现在老爷所有的念想都在您和思远小姐身上了。老爷其实在解放前就悄悄转了三分之一的资产到香港, 那时就已经全部归到了少爷您的名下,就是怕将来有什么变数。他说这是早在认您做义子时答应给您的见面礼。他还说这是他现在唯一能留给少爷的家当了。”

 

阿诚听了心中百感交集,但也来不及多想了。他归心似箭,只想着马上回去问清楚明镜关于公司审查的事。 

 

“我知道了,忠叔。我会回去跟大姐商量。您跟义父说,叫他别多想,也千万别灰心! 事在人为,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  谢谢义父处处为我着想,我心里感激不尽! 钱的事就别再提了。等一切都过去了,这些钱将来还要给义父出来后养老呢。” 阿诚匆忙嘱咐宽慰了一番,便走了。

 

阿诚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不祥预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


明公馆:

 

“大姐,什么? 财产被冻结了?”阿诚心口猛地一震,大惊失色。

 

“不仅是所有的公司账户被冻结了, 连我们明家的私人财产账户也被冻结了,他们说是要严格审查。阿诚,有人匿名告我们在抗日时期发了不义之财!”明镜又急又怒,脸色煞白。

 

“大姐,那不是您那时候为地下党工作时,受到组织上指示与日本人明面上的合作吗?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啊。您一定要解释清楚!  这可是不轻的罪名!”阿诚心焦如焚。

 

“我解释了,但他们不信! 那时帮我做事的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姓陈,叫陈慧辨。 几年后因为手脚不干净又调戏女员工,被我大骂了一顿,当着大家的面开除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怀恨在心,暗地里诬告我。”明镜咬牙切齿地说道。

 

阿诚知道明镜嫉恶如仇,若是生气起来从来不给人留情面,说话也从来不分场合,不留余地。但现在说这些都于事无补。

 

“大姐,您当时的上线呢?您一定要让他来出面证明。”阿诚抓住唯一能把握住的希望。

 

明镜心中忽然一阵冰凉,怔怔地说道:“黎叔在1945年抗日胜利前夕,被日本人杀害了。我们是单线联系,我不知道他的其他联系人。”

 

“您与他联系的文件呢?”阿诚心急火燎地问道。

 

“当时为了安全,接到的书面指令都毁了。怎么办?阿诚,都怪我,没留下任何证明。”明镜无比懊悔。

 

“大姐,我们一定要找到能证明您清白的证据和证人。可惜,我被军统停职后,因为不能发挥作用,我在组织上的工作也同时被停了。现在已经快三年了。我的上线,就是以前大哥的上线,也早在两年多前就调离上海了。我只知道他一开始去了北京。现在他在哪里,他的真实姓名,我都不知道。”阿诚心里从来没有如此惶恐不安。

 

“阿诚,他们现在在查我们全家。怎么办?!”明镜惊恐无措地说道,整个人失魂落魄。

 

“大姐,后天阿香和她妈妈就要过来看我们。等接待她们走后,我们要一定要办法把事情说清楚,解释明白。我要去北京一次,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以前组织上的人, 看看他们能不能帮我们找到当时的记录。”阿诚强作镇静地安慰明镜,但心里清楚这希望有多渺茫。

 

-----

 

一周后:

 

“什么?!义父他...”阿诚震惊无比,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消息如此突然,犹如当头一棒。

 

“少爷,这是老爷留给您的遗书。老爷说,您这样帮他一定会惹祸上身的。他说他不能拖累您和思远。他要您和全家赶快去香港。”忠叔痛哭道。

 

阿诚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了遗书。

 

明诚吾儿,

为父这次虽然是枉担了这罪名,但今生确实做过很多亏心事,死不足惜。为父年轻时在上海滩叱咤风云,一生也享尽了荣华富贵。风光的时候,连杜月笙也要让我三分。直到现在败落了,才尝尽了人间冷暖。我以前做过的错事,只好来世再赎罪了。这次我虽无意害人,但到底这么多志愿军因为我签的合同而导致非战斗伤亡。为父一生爱国,这次心里也实在愧疚,只好以死谢罪了。

 

香港的资产都是我金盆洗手后,干干净净挣来的生意钱,你不要嫌弃。这些应该足够你,思远和你大姐一生用度。我为纪念你姐姐开办的银行也交给你了。你精明能干,希望你在香港能把这个银行分行好好办下去。 阿忠会安排你们全家去香港。阿忠十八岁时就跟着我闯荡上海滩。我们虽是主仆,但情如兄弟。为父最后托你帮我好好照顾阿忠,让他老有所依。我也知道,我不说,你也会这样做的。

 

明诚,为父再多说几句。你一个人这些年太不容易了,我看了实在心痛。明楼在天上也一定不想你为他孤苦一生。 听我的话,不要因为那些坤泽旧习而一直守寡下去。将来你一定要找一个真心待你,能好好照顾你的人。这样为父的在天之灵才能放心。

 

阿诚吾儿,我何德何能有幸在人生的最后十一年有你在身边不离不弃地相伴。你是个有情有义,善良懂事的好孩子。我在天上会保佑你健康快乐,一生平安。

 

若有来世,为父还是想与你再续父子缘。

 

父亲, 

黄逍 绝笔。

 

 

阿诚只觉得头脑麻木,全身冰凉。 

 

“父亲。”他低语。这是阿诚一生都没说过的词。黄老先生生前,阿诚也从没有这么叫过他。

 

阿诚刚开口,眼睛就湿润了。 心口瞬时间痛得如同撕裂开一般。

 

-----

 

得到噩耗的同一天,明公馆:

 

阿诚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整个人很迟钝。

但刚进门,他就发现完全不对劲。

 

不堪入目的凌乱映入眼帘。阿诚不寒而慄。

 

花瓶和其他艺术品摆设被砸地稀巴烂。整个家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翻箱倒柜的迹象。

像是强盗来抢劫过。

 

大厅楼梯下还躺着一个人,一动也不动。 

阿香!

 

“阿香, 你怎么啦?! ”阿诚惊呼。

 

跑上前去,才发现阿香早就断了气。她的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后脑勺流出了很多血和液体。 头骨明显破裂了。从尸体的样子判断,她一定是从楼梯顶端摔下来的。

 

“大姐!!思远!!”阿诚一生中从来没有如此恐惧,头脑霎时间一片空白。他一边歇斯底里地叫喊,一边飞快地跑到楼上。

 

刚到楼上,就远远看到明镜在小祠堂里。 她人跪坐在地上, 眼睛直直的, 身体在颤抖。

 

“阿诚,思远睡了。别吵她。”明镜轻声说道。

 

阿诚疯了一样,狂奔到思远房间。看到思远确实在熟睡,才跑回小祠堂。

 

“大姐,您没事吧? 到底怎么啦?!阿香她怎么会?她...你,发生什么了?”阿诚蹲下问道,心急慌忙地已经语无伦次了。

 

“他们打了我。 阿香为了保护我, 打了那个人一巴掌, 又推开了他。他恼羞成怒,踢了阿香一脚。 阿香正好站在楼梯口,人一下子摔了下去。”明镜怔怔地说道。

 

“他们说明楼是汉奸,是投奔国||民||党的投机分子。他们说明台是国||民||党余孽,还说他跟美国人混一起,一定是美国间谍。他们说我们跟奸商资本家黄家纠缠不清,狼狈为奸。更说我们明家是投靠日本人的汉奸资本家。”明镜说罢,一下子痛哭流涕。

 

阿诚听了之后,人如同魂飞魄散一般。 他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们说以后还会来, 直到我认罪为止。”明镜的声音充满畏惧。

 

“阿诚,我们被抄家了。明家的公司被查封了。我们所有的私人资产都没收了。 我估计将来连苏州的老宅和地产也保不住了。明家,明家祖宗的产业是彻底要...败落在我明镜手上了!”明镜绝望地嚎啕大哭。

 

阿诚一把抱住明镜,任她在自己怀里哭泣。

 

明镜哭了一会,又低语:“阿诚,我们明家祖籍苏州。祖上在明代初期白手起家,一开始靠做印刷年画的小生意为生。到了清朝乾隆年间,我们明家已经是富甲苏杭了。到了我祖父那一代,全家就迁到了上海。在上海,我们明家先后开办了洋行,眼镜店,香水厂,面粉厂,纺织厂等等,还涉足了很多新兴产业。我和你说过吗? 我们家族在明清两朝还出了十位进士,两位探花,一位榜眼,和一位状元...”

 

明镜在阿诚怀里滔滔不绝地念叨。

 

“大姐,您别难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一起去香港吧,大姐。我义父给了我一笔资产,够我们一家人用了。”阿诚温言安慰道,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他不敢告诉明镜关于黄老先生的事。

 

“阿诚,你快写封信,叫明台不要回上海。他这个身份现在绝对不能回来。”明镜突然急切地嘱咐道。

 

阿诚急忙点头说道:“您放心,大姐! 我会叫明台以后到香港去与我们会合。”

 

过了一阵,明镜又抬起头来,盯着阿诚的眼睛殷切地说道:“阿诚,我们要等明楼回来再去香港!明楼不是就快回来了吗?  他在信上说,他就快回来了...”

 

阿诚听了目瞪口呆,惊慌地端详了明镜一番。明镜的目光涣散,还在自顾自地喃喃自语。

 

“大姐...大姐!!”阿诚突然抱着明镜撕心裂肺地哭喊。

 

-----

 

1952年10月初:

上海黄公馆被抄家。

黄家在上海的所有公司财产,商店,厂房被查封。


1952年10月中:

明家企业的公司账户和明家的私人资产账户被冻结,被审查。

上海明公馆被抄家。

明家在上海的公司总部,各总店,厂房被被查封。

 

1952年10月底:

上海明公馆第二次被抄家。

明楼遗嘱上转到明镜名下的多伦路小洋房被抄家。

 

1952年11月初:

明家在苏州的老宅被抄家。 

明家在苏州的地产被没收。

明家分布在江浙一带的所有工厂,分公司和分店被查封。

 

1952年11月中:

明镜因突发精神病被送入上海虹桥疗养院治疗。几天后,她猝死于上海。

 

-----

 

1952年11月底:

 

离开上海的船上:

 

阿香妈妈眼睛红肿,目光呆滞,一直坐着发愣。

 

阿诚抱着刚睡着的思远,含泪眺望着渐渐远去的上海外滩万国建筑群,一言不发。


七年前,明台不得已从这里离别了家乡上海。

三年前,大哥不得已从这里离别了家乡上海。

现在,

轮到自己不得已从这里离别家乡上海。


外滩,

这个曾是心中最喜欢的地方。

如今却是最令人伤心的地方。

 

“少爷,您千万要想开些!身体最要紧。 小少爷看到您的信后,就会到香港和我们团聚的。”忠叔宽慰道。 他观察着阿诚的神态,心里非常为阿诚担忧。

 

阿诚点点头,还是没话。

 

大哥走了。

大姐走了。

父亲走了。

阿香走了。

都走了。

都离我而去了。

 

全世界,我只有思远和明台两个亲人了。

明台,你千万不能再有什么事! 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会撑不住的,我会受不了的!

明台,你要快点来香港与我们团聚。

我很想念你,明台。

我盼你回来,明台。

我等你回家,明台!

 

“唉,早知道这一天,还不如像姑爷交代的,早早地把少爷您和全家送到香港去。”忠叔哀叹。

 

“什么?大哥交代了什么?”一路上无言的阿诚突然开口。

 

忠叔解释了当年明楼刚结婚后拜托他的事。

 

“大哥,大哥...”

 

破碎的话伴随着低泣声消失在海风中。

黑暗中,滚滚流逝的黄埔江江水吞没了无尽的呜咽和悲哀。

 

-----


1952年12月, 台湾台北:


王天风递上去一封从上海军统特工发来的情报。


一位高级军官看罢后,沉思了片刻,说道:“没想到,上海赫赫有名的明家就这么彻底完了。以前在大陆时,我女儿还特别喜欢他们家制造的香水。 这次他们不但被抄了家,还死了两个人。看来,那个明楼,应该不像是共||党。”


“顾中将英明!”王天风回答道。


“明楼现在的情况呢?”


“他一直被作为重大嫌疑犯关在秘密监狱里,最近病得很严重。“王天风又补充道,”当时找不到他与吴石案有联系的证据,但没人敢放他出来。这几年,关于他的消息已经全面封锁了。没人敢透露关于他的半点风声。”


顾中将点点头,又皱眉叹气道,“王少将,你认识明楼。 他家里的事,还是你去通知他吧。”


“是。”王天风的口气有些沉重。


“情报上说他家死了两个人。他小弟不是在美国吗? 除了他大姐,他家还有谁去世了?”顾中将突然问道。


“我们那边的特工没有确切消息。但我知道他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二弟,叫明诚。他是我们军统有史以来最有才干的坤泽特工。他也是明楼的...心爱之人。”王天风叹道。


顾中将听了后,沉默了很久。


-----

 

1952年11月, 美国:

 

“明台,要不,你先等一阵子再回去。”郭骑云劝道。

 

“我大姐和阿诚哥已经这么久没来信了。一定是出事了!我一定要回去看看。” 明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慌。

 

“明台,你现在身份敏感。现在回大陆,不妥。你要回去,只能去台湾。” 郭骑云为明台分析。

 

“他们把我大哥害死了,我绝对不去台湾! 骑云,现在美国政策开放了,我可以回中国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明台说得很坚决,他已经打定了主意。


我一定要去看看阿诚哥!

 

明台终于登上了回上海的邮轮。 虽然心怀担忧,但是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大姐,小思远和阿诚哥,他的心情又激动了起来。


从云南到现在已经十年了! 大姐,我马上要回来看你了。先不告诉你,到时给你一个大惊喜,哈哈!

思远,叔叔要抱抱你,亲亲你! 叔叔给你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还有好玩的玩具,希望你会喜欢这些礼物!

阿诚哥,你还好吗? 这些年,你一个人,心里一定很苦。

阿诚哥,我很想你。

阿诚哥,我天天思念你。

阿诚哥,我对你的心从来没变过。我心里...依旧深爱着你。


明台登上的邮轮刚出海时,一个邮递员把一封从上海寄来的加急邮件投到了一个信箱里。信封上,收信人的名字是:

Mr. Tai Ming (明台先生)

 


(故事中篇完)


////


故事上篇(1-17章)和中篇(18-37)终于都写好了。谢谢读者朋友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非常谢谢大家的鼓励,支持和一路陪伴! 下次发布时间可能会晚些,我要整理一下两条分线。


以下信息来自网上 (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

 

多伦路位于上海虹口区, 是上海文化名人街。多伦路有很多解放前建造的别墅,包括孔祥熙具有伊斯兰风格的孔公馆,白崇禧的别墅等。台湾作家白先勇小时候就住在这里。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众多文化名人都在这条马路上居住过。


"夜上海”和“诉衷情"的原唱歌手,著名歌星周璇(出生于江苏常州,六岁时来到上海)在1951年因突发精神病被送入上海虹桥疗养院。 她于1957年在上海逝世。

评论(2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