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54) -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关于故事设定和标签 


十分短小。


第五十四章:


台北明楼家:

 

“明楼大哥,英文里‘不用谢’有好几种说法。 用法上有什么区别呢?”

于曼丽很认真地问道。

 

————“大哥,法文里‘不用谢’有好几个说法。譬如:

De rien.

Il n'y a pas de quoi. 

Avec plaisir.

Je vous en prie.

我应该怎么用?”阿诚明亮清澈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明楼。

 

回忆总会在一个人最不留神的时候,一点一滴,毫无声息地渗透进来。 然后牢牢地,紧紧地,毫不留情地网住你的心。

 

“明楼大哥,您怎么啦?”

 

“噢,没什么…” 明楼迟疑了片刻,但不知为何他还是说了出来。“我只是想到以前教阿诚法文的时候。他很好学,也很聪明。 那时,…”

 

于曼丽很安静地坐在那里。

她倾听着,若有所思。

 

说了一小会儿,明楼停住了。他无奈地浅浅一笑,低叹:“人老了,总是会想过去的一些事。曼丽,我们继续…”

 

-----

 

于曼丽走后:

 

明楼在书桌上拿出了一份厚厚的稿纸。 

这是他刚完成的第一本经济学专业书的译作草稿。

他翻过了封面的那一页,在第二页上,郑重虔诚地用钢笔写了几个苍劲老练的字:

 

“献给我的爱,诚。”

 

阿诚,你好吗?你和大姐还好吗?

我一切都好。

阿诚,我和曼丽会找到明台的,你放心。

阿诚,我翻译完第一本书了。等出版后,我会烧一本给你,让你也能看见。

阿诚,我很想你!

阿诚,我每一天…都思念着你。

 

明楼静静地坐着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他打开了一个锁好的抽屉,取出了里面的一个夹子。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夹子。

里面是一张张他视若珍宝的画。

有蜡笔画。

有铅笔画。

有水彩画。

明楼一张张仔仔细细地翻看着,不由地微笑了。

这些画虽然笔法稚嫩,但风格却是十分鲜明独特。

每一张画的右下角都有明楼写好的作画日期。

这些画中,阿诚画得最多的是————

外滩和外滩的船。

 

大大小小的船。

形形色色的船。

 

这一艘艘船,带着各自的使命,驶往不同的目的地。

它们在同一点,

偶然相遇,

刹那交汇,

又注定别离。

如同无常的人生。

恰似鲜活的生命。

络绎不绝,

川流不息。


———— “这里是全上海我最喜欢的地方。”那个情人节的晚上,那个漫天雪花飞舞的冬夜,阿诚在外滩忘情地说。


明楼的视线模糊了。

这些船似乎跃出了纸面。

他,

无需再遥望。

明楼已经身临其境,回到了遥远————

那个他们在外滩看船的艳阳天,

那个无比明媚,无限灿烂,

美好的,欢笑的,

一切都

皆有可能的

春天。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