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57) -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关于故事设定和标签 


今日双更。


第五十七章:


明台从台湾出差回来后的第二天晚上,香港庙街夜市:

 

“明台,你这两天是不是有心事? ”

 

“没什么,就是在公司碰到了一件事。阿诚哥,别担心,我会妥善解决的。”

 

“那就好。你不要有太多压力。什么事情都慢慢来。”

 

“嗯,我知道,谢谢你,阿诚哥! 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说罢,明台便饶有兴趣地向几个算命的地摊走了过去。

 

阿诚不知是明台是真好奇还是不想多说公司的事因而转移话题,只好默默地跟了过去。

 

阿诚和明台看着路边形形色色的算命先生,一边走,一边用上海话议论着。

 

“是骗人额。”阿诚低声说道。


“吾就是好奇,随便看看白相。”明台回答道。

 

“两位先生,要试试看伐?”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一边传来。说话的人操得是纯正的上海话。

 

两人同时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是一个白发苍苍,戴着墨镜的老先生。

 

明台马上走了过去。

 

“老先生,侬好! 侬是从上海来额?”

 

“吾老早住了静安寺挨面的。52年过来额。”(我以前住在静安寺那里。)

 

这时阿诚走了过来。 明台正在亲切地向这位算命老先生说起他小时候和母亲就住在静安区,那时还常常经过静安寺的点点滴滴。 算命老先生边听边点头微笑着。

 

“阿诚哥,我们试试看吧。”

 

明台明显是想给这位盲人老先生做生意。 

阿诚却很警惕,并没有马上答应。

 

“两位先生可以试试我,再决定。”老先生说得很笃定,不着急也不殷勤。

 

“老先生,那就麻烦您猜猜我们的身份。”阿诚说道。

 

“请两位先生给我看看你们的手。”老先生突然脱下了墨镜,看着明台阿诚说道。

 

原来,他根本不是盲人。

 

明台有些惊讶。 阿诚瞪了一眼明台,表情写着:“我告诉你,这都是骗人的。”

 

老先生突然微微一笑,淡然地向明台说道:“明眼人不说瞎话。平常,我闭着眼睛也能算出来。而且有些人偏偏还迷信盲人算命先生更灵光。 所以我就一直戴着这副墨镜。有些人看到的是我戴着一副墨镜。 有些人看到的是我眼瞎。 一切尽在看官的心中。 今天与先生你有缘,说话投机。两位又是同乡,所以一定会仔细帮你们算。”

 

“谢谢您!” 明台说着便伸出手。

 

老先生一看,抬起头来向明台微笑道:“少年英雄。老夫佩服。”

 

明台二十三岁就当了空军上校,是国||军空军历史上最年轻的上校。

“少年英雄”这几个字是完全当得起的。

但阿诚依然一脸怀疑。

 

“那我呢?” 阿诚伸出手。

 

“大富大贵。失敬,失敬。”老先生说得很平和,一点也没有奉承,套近乎的样子。

 

“老先生,侬真结棍!”明台赞道。(“结棍”沪语意思为“厉害”)

 

“这个‘贵’字,我可不敢当。”阿诚依旧半信半疑。

 

“阿诚哥,老先生已经那么客气了。我们就试试看,就当好玩嘛。”明台似乎突发童心。

 

阿诚终于点头同意了。

就当让明台开心吧,阿诚心想。

 

“我需要先生两人的生辰八字和姓名。”

 

两人告诉了老先生后,老先生开口道: “明台先生马上要过37岁生辰了。 老夫在此先祝贺明台先生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明台和阿诚连忙道谢。

 

老先生闭着眼睛掐指算了一会儿。 

当他张开眼睛时,他深沉地看了看两人一眼,沉默了一阵,突然严肃起来。

他闭上了眼睛,低声叹道:“两位先生的命格很特殊,是相连的。听我道来。前两句是:

 

十三载后再相见,

少年容颜不复再。

 

 

明台和阿诚不露声色地对视着。

两人都知道对方所想。

两人虽然分开十七年,但如果从外滩分别后开始算,从45年到58年,确实是十三年。

第二句既可以指两人,但更像是指明台这几年的容貌变化。

 

老先生继续闭眼说道:

 

下两句是:

才相认便阴阳隔,

 

“你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阿诚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老先生的话。 他的语气冰冷,目光狠厉。

 

“刚才说的是你们两人的命格判词。既然明诚先生你不想听下去,那我就告诉你们各自的命格判词。明诚先生,你的判词是:


‘情伤一世’。


 

阿诚的脸色变得煞白。

 

老先生顿了顿,不忍心地看了明台一眼,继续说道:“明台先生,对不起! 你的判词是:


‘薄命如纸’。


 ”

 

//////////

大家可以猜猜为什么老先生这么说。以前发布的文中有伏笔。


评论(3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