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 楼诚 ] 《遥望》续: 追寻 (第三章 悲喜)

《追寻》的故事简介和章节目录

 

情节狗血, 人物OOC预警

故事时间线和真实历史有差异





第三章 悲喜:


只见她停了下来,在一个门牌号码前按了门铃。

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阿诚刹那间停止了呼吸。

那个男人,

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哥,

明楼。

只见那位小姐微笑着不知与明楼说了什么。

明楼笑容满面地招呼她进屋。

 

阿诚还来不及思考,只见没多一会儿,两人便从大门口一起走了出来。

那位小姐的礼物袋已经没有了,显然留在了明楼家。

两人看起来很亲密,一路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

他们都没有看到阿诚。

 

他们离开了好久后,阿诚依然呆立在原地。

 

大哥明楼,就是那位小姐的意中人。

九年了。

自己怎么忘记了?

自己怎么这样糊涂?

自己与大哥已经分别九年了。

十字架项链,于凤至…

而自己,早在将近十七年前就与大哥离婚了。

十七年前,是自己向大哥提出离婚的。

但就算当时没有和大哥离婚,那又如何?

这么多年,大哥并不知道自己还活着。

就算大哥知道自己在大陆还活着,

也不能让大哥没有指望地,无尽头地,孤孤单单地一个人等下去。

大哥为了自己,已经牺牲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苦,蹉跎了那么多岁月。

大哥为了自己,差点丢了性命,九死一生才走出了监狱。

自己怎么能这样贪心?

————“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们是生死之交。”

这九年来,陪伴大哥的是这位有情有义的小姐。

这么多年,应该是她在无微不至地照顾大哥。

大哥以前说过,当时要纳自己为妾是折辱自己。

大哥是一位乾元绅士。

他只会娶一位妻子。

为了让思远不被别人嘲笑是个私生女,为了让思远能光明正大地认祖归宗,自己难道要去恳求大哥与自己保留一份名义上的夫妻关系?

大哥会多痛苦,多为难。

年轻时,自己不介意做小。甚至就算是没有任何名分,自己也愿意给明楼。

但若是现在与其他人共事一夫,就算只是名义上的,自己还真愿意吗?

这还是完整的爱吗?

不,这对每一个人都不公平。

大哥对自己情深意重。

那位小姐对大哥情深意重。

她爱大哥。

她对大哥,是真心的。

他们在一起,会幸福的。

阿诚突然明白为什么这位小姐感觉很熟悉。

她的性情有那么几分像…很久以前,那个天真可爱的少女,

汪曼春,大哥的初恋。

————如此美丽深情的小姐。

————那位先生怎么可能不爱上她。

任何人都没有错。

命。

这就是命。

 

————我宁愿他不爱我,不记得我,从不认识我。 

————我宁愿今生没有相遇,来世也不再相逢。

————我只许愿他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宁愿他不爱我…

 

上苍听到了我的祈求。

我的愿望成真了。

大哥还活着。

他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比一切的一切都重要的。

我应该感恩。

只要大哥能幸福健康地活着,

无论是什么代价,我都接受,我都心甘情愿…

在得知大哥还在人世的消息之前,早就决心为大哥守一辈子。

现在,我依然可以在远处,在余生,

为大哥和那位小姐默默祝福。

大哥你一定要幸福健康地生活,这就是我的心愿。

阿诚含泪微笑着。

 

他突然感觉到胃部一阵阵剧烈的痉挛。

无休止的绞痛伴随着阵阵撕裂般的头痛淹没了他所有的思想和知觉。

一路长途飞行的劳顿和时差,飞机上和前夜都没有合眼,早上中午都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阿诚快支持不住了。

他靠着墙角急喘着。 最后痛得只好蹲了下来,身子缩成了一团。

突然手一松,

所有的礼物袋,

一个一个,

散落了一地。

 

又要下雪了吗?

阿诚仰望着一片灰暗。

天,

不会亮了。

春天,

不会来了。

 

-----

 

十分钟前:

 

“明楼大哥,上次来看时明台太匆忙了,没有好好备一份礼物。我想这次明台和明诚先生一定很快就要一起来台北看您。我想先把我给明台的礼物放在您这里。到时候您看到他时,请帮我转交给他。”

 

“曼丽,谢谢你! 还是明台来时,你亲自给明台吧。 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也好。明楼大哥,那我现在先陪您去出版社吧。礼物袋就在您这放一放,回来时我再来拿。”

 

“好。 麻烦你了,曼丽!这次还要你特地陪我跑一次。”

 

“哪里的话!这些出版社的人就是胆小怕事。 我去一次,就肯定能摆平了。 如果实在不行,您也别着急。您还可以试试香港的出版社。”

 

明楼浅浅地一笑,没回答。

 

两人说着,走出了门。

 

 

“明楼大哥,对了,上次您看了医生后,医生怎么说啊?”

 

“一切都好,没事。”

 

“噢,那就好! 这几天天气凉。 其实,您也不用急着在这两天把事情办好。还是要当心身体!”

 

明楼笑着谢了于曼丽的关心,又换了一个轻松话题。

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去。

 

我一定抓紧时间,快点办好这件事。

可惜,没有多少时间了。

阿诚,对不起!

大哥又要失约了。

大哥又要让你失望了。

我不能陪伴你了。

但我在走之前,一定要留给你一份礼物。

我一定要在人世间留一样东西给你。

阿诚,我的爱,

我的歌,

我的云彩。

你是,

死神

都带不走的梦。

我心里,

永不熄灭的

光亮,

我生命中,

永不黯淡的

鲜艳。

 

-----

 

一个瘦得皮包骨的小男孩卷缩在墙角边,躲藏在黑暗中。

大冬天里,他连一件像样的棉袄都没有穿。

他已经冻得面无血色,浑身发抖。

露出的手臂上布满了伤痕和乌青。

孩子的脚是光着的。

两只小脚丫上到处都是冻疮和斑斑血痕。

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他在等死。

 

“阿诚, 阿诚,阿诚!”

 

昏昏沉沉的小孩费力地在睁眼睛。

 

一片黑暗中,一束柔和的光慢慢照亮了一张模糊不清的脸。

我是快要死了吗?

是天使来接我去天上吗?

我不怕死。

死了后,就不会挨打,就不会挨饿了。

死了后,就不会痛苦,就不会难受了。

 

“阿诚, 阿诚!是我,别怕!”那个声音无比温柔地说道。

 

“大少爷…”阿诚一脸迷茫,这时才看清楚这张脸。

 

“别叫我大少爷。 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我就是你哥哥。 来,大哥带你回家。”年轻男人刚才还微笑的脸突然含着泪,哽咽道。

 

“哥,哥哥…我冷。”孩子低声呢喃,一只小手颤抖地伸向了那个柔光中的年轻男人。

 

男人脱下了自己厚实的大衣,裹在了孩子身上。

他的一双大手捂住孩子的小手,一边搓,一边给两只冻僵了的小手哈气。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打开后,他掰了一块棕色的小方块,放到孩子嘴里。

又香又甜又软。孩子睁大了惊喜的眼睛。

男人看着孩子笑了。

孩子突然感受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

身子一轻,整个人被紧紧地抱了起来。

从来没有人对自己那么好。

自从来到这个世上,就从来没有人对自己那么好。

一股热流直奔心口。

我不想死了。

我想活下去。

我要活在这个世界里。

因为这个世界里有这位哥哥,

这位人世间对我最好的哥哥。

我要在这位哥哥身边,永远,永远...

 

“哥,哥哥…”孩子不停地,无比依恋地低唤着。 被虐待折磨时都没有哭的他,这两天挨饿都没有哭的孩子,突然哭了。

 

“哥,哥哥…我冷,抱抱我...”阿诚在说梦话。

 

“阿诚, 阿诚! 你醒醒!”

 

阿诚恍恍惚惚地睁开了湿润的双眼。

原来梦到了小时候。

天已经黑了。

来自一盏路灯的光照亮了一张梦中描摹过无数遍的脸庞。

与梦中不同的是,

这张脸印刻了太多的沧桑,比想像中还要更消瘦,

无情的岁月已经把他的两鬓刷得灰白。

 

“阿诚,你在这里等我多久了?! 来台湾怎么不事先告诉我,啊? 你是不是饿了,是不是犯了低血糖的老毛病了?大哥以前不是一直叮嘱你身边要带一块巧克力备着吗?你,你这样不好好照顾自己,将来,我, 将来让我怎么放心呢? ”明楼蹲在阿诚面前哽咽道,着急地有点语无伦次了。 声音是沙哑苍凉的。

 

阿诚凝视着明楼,也不回答,只是痴痴傻傻地微笑着。

他满眼流露着全身心的信任和依赖,如同当年的那个小孩。

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伸出了手,一遍遍温柔地抚摸着明楼的脸庞和双鬓。

 

“大哥..."呆呆的阿诚突然轻轻地唤了一句。

一句“大哥”顿时使明楼泪流不止。他猛地一把抱起了卷缩在地上的阿诚,也不顾丢满了一地的东西。

再抱一次。

拼了力也要再抱一次。

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走了几步,明楼见阿诚还是不怎么说话,顿时心慌了。

“是大哥不好,没有早点回来。阿诚,刚才大哥不该怪你的。是我不好,你别生我气啊!”明楼像哄小孩一样哄着阿诚。

 

“大哥,我没生气。我不会生你气的…”阿诚微笑着对明楼低声呢喃了两句。他头靠在明楼的胸膛上,双手紧紧地抱着明楼不放。 他感受着明楼的拥抱,依偎着明楼给予他的温暖。

 

听到阿诚的话,看到阿诚的笑,明楼瞬时间感觉满心的喜悦和无比的满足都要溢出了心口。后来的话,在明楼的耳里, 更像是阿诚从来没说过的的撒娇话。

阿诚在明楼的怀抱中一声不响,一动不动,乖巧地像一个小动物。只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眼欲穿似地盯着明楼看,眷恋的目光一秒钟都舍不得离开明楼。明楼忍不住宠溺地在阿诚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甜蜜地笑了,轻声在阿诚耳边道了一声“乖”。

 

“来,大哥带你回家。阿诚,我们回家。”

阿诚听到最后这两句话后,闭上了眼睛。

泪从眼角边不断地滑了下来。

 

/////

楼诚终于在分离九年后在故事里同框了。

如果这个章节让读者感到有些狗血的话,请读者包容。其实,我就是想写一下夫妻或情侣两人因为内||战分隔两岸多年,各自认为对方已经去世的情况下,一方有了新感情后,所有当事人的感受。 当然,在楼诚分线“追寻 ”中,这个情况并不真存在。

第二十五章就提到了于曼丽佩戴的这条十字架项链。描写这条项链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在这章中使阿诚联想到于凤至。

“我宁愿他不爱我...我只许愿他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在第三十六章

阿诚梦到了小时候明楼救自己的情景,就是第二十三章阿诚说过的情景。他醒来后,就看见了明楼。这时,两人是真重逢了,不是梦。

以下信息来自网上:

于凤至是张学良的原配夫人。张学良很敬重于凤至。 张学良后来受洗成基督教徒。 因为一夫一妻制教规,所以张学良和同为基督教徒的赵四小姐(赵一荻)结婚前,在1964年与于凤至离了婚。

在台湾,少数的政商名流在配偶之外,公开拥有妾室。大企业家如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一共有四房妻妾。著名演员寇世勋与妻妾两人共同生活。

评论(17)

热度(39)

  1. Angel__筱筱waterimpress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