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 台诚 (苏靖)] 《遥望》续: 呼唤 (第七章 记忆)

《呼唤》的故事简介和章节目录


共同的记忆和经历对感情到底有多重要? 谢谢一路陪伴的读者们,也谢谢选择阅读这个故事的新读者们。



第七章 记忆:

 

几天后, 香港,某医院:

 

“明董事长,这是这个季度慈善基金所资助的病人及资料。”

 

“谢谢!我会带回去看的。 麻烦院长您带我去看一下这些病人。”

 

“好的,明董事长! 除了以前明董事长见过的几位,这次还有一位新病人。他身份不明,没有亲属的联系方式。另外一家医院不想负责,所以是刚转过来的。”

 

几分钟后:

 

“明董事长,他就在这间病房。”

 

“好的,您去忙吧。”

 

院长知道明董事长习惯单独和病人交谈,所以就告辞了。

 

一个修长的侧影,静静地站在窗前。

他的手不经意地搓着衣角。

他仰着头,展望着天空,不知是在冥想,还是在回忆。

令人过目不忘的是

他不可言喻的

落寞,孤寂。


阴雨天下午黯淡的光线只能勾出此人的轮廓。

阿诚看不清病人的面容,但一种隐约的熟悉感在心头挥之不去。

阿诚像被魔力驱使一样挪动着腿,怔怔地靠近了他。

 

那个病人突然意识到有人来了,便转了身,回了头。

那一刻,

除了两人,

周围的一切都空白了。

其他的所有都消失了。

一切的一切,

都在静止,屏息。

 

病人盯着阿诚看了几秒,仿佛过了一世纪。

然后,

他微蹙的眉头展开了。

他抿着的嘴唇扬起了。

他突然笑了。

接着,响起了那最动听,最欢快,最想念的声音。

“你终于找到我了!“

 

————“阿诚哥,你记得我们俩小时候常在这里做的游戏吗?”

————“捉迷藏! 哈哈,我总是一找就找到你了!”阿诚呵呵地笑了起来。

————“1,2,3,4,5,别让我抓到你啊,明台!6,7,8…”

“你找到我了!“小明台对自己说。

“你找到我了!“少年的明台对自己说。

“你终于找到我了!“如今的明台对自己说。

 

阿诚不知不觉地已经泪流满面, 完全不能言语。

他奔上前去,紧紧地把明台拥抱。

 

“别哭。你怎么哭了?…我没事。” 明台举起手来,摸着阿诚的脸颊,温柔地擦拭着阿诚脸上的眼泪, 就像十八年前的那个夜晚。

阿诚不能控制地在明台的怀里低声抽泣。

 

明台一边抚慰着阿诚,一边在阿诚耳边轻唤。阿诚突然身子一僵,因为他听到的是:

“景琰…别怕。”

“景琰…别怕。” 明台又柔声说了一遍。

 

“明台,你…刚才说什么? 你…再叫我一声,再叫我一声!”阿诚背脊已经是又湿又凉。他双眼直直地盯着明台,惊恐地问道。

 

不会的,老天爷不会这样残酷的!

不会的,老天爷不会这样无情的!

明台,你再叫我一声。

你一定要给我一点希望!

只要再叫我一声“阿诚哥”,我便心满意足了。

只要再叫我一声“阿诚哥”,我今生今世…便再无他求了!

求你了,老天爷! 

求你了,明台!

 

“景琰,你怎么啦? ”顿时慌乱无措的明台凝视着阿诚,焦急地说道:“景琰…我是长苏啊。”

 

晴天霹雳。

五雷轰顶。

大姐的遭遇,如今在明台身上重演。

没有撕心裂肺。

没有心如刀绞。

什么, 都没有了。

原来,人,痛到极处时,便是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阿诚呆立着,面无表情,整个人已经失了魂。

 

明台突然抓住阿诚的手臂,克制着激动,急促又动情地说道:“景琰,你难道...不记得了吗?我虽然和十三年前不一样了,但是…”明台殷切焦虑地凝视着阿诚,挣扎了好久,才吐出了最后一句话,“我就是你的小叔(小殊)啊,景琰!”

 

阿诚手捂着口,突然急奔了出去。

他刚跑进卫生间,就狂吐不止。

到后来,连又酸又苦的胃液和胆汁都似乎吐尽了。

阿诚瘫软地跪在地上,感觉全身空荡荡的。

好像,连心,

都吐没了。

 

-----

 

“医生,明台他,还有什么办法吗?”

 

­­­­————“医生,我大姐她,还有什么办法吗?”

 

“明台先生在逃生时,头部受到重击,因此大脑受到了损伤。记忆和思维的异常是大脑功能紊乱的表现。而明台先生在言语表达中显示的妄想是最常见的思维障碍。” 医生顿了顿,很不忍心地轻声说道,“恕我直言,思维障碍,包括思维形式和内容上的障碍是精神分裂症的核心症状。我们现在不能让他受到刺激。这会加重他的病情。 至于能不能恢复,这就…很难说了。我很抱歉!”

 

“我知道了,谢谢您,医生。”

没有了。

什么...也没有了。


-----


医院,几天后:

 

“那天晚上,他是为了参加你的画展,才不顾一切地要飞过来。我真后悔那天给他看了报纸上的访谈。”郭骑云望着睡着的明台,冷冷地对旁边的人说道。

 

隔了几秒,因为没有听到回答,郭骑云又说道:“当年在壘允,我们遭到了日军的大轰炸。他把于曼丽救了回来后,又跑回山上。那时宿舍,厂房都炸得不成样子了。 他回去,就是为了拿回你给他的那幅画。 真是个大傻瓜!”

 

最后一句,郭骑云说得恶狠狠的,却禁不住眼睛湿润了。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郭骑云有些生气了,心里为明台不值。

 

“有时候,我觉得,人,活在世上,就是来受苦的。”阿诚突然开口。 他说得很轻,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郭骑云突然一愣,望向身边的阿诚。

 

没有恼怒,没有泪光,

没有激动,没有悲伤。

阿诚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郭骑云,什么也没说。

只是淡淡的一笑。

一种看破红尘般的淡淡一笑。

他的脸颊很消瘦,身骨很单薄...神态更是令人琢磨不透的虚无缥缈。

人虽然站地笔直,却看上去轻飘飘的,好像全凭着一丝浮游的意志在勉强支撑。

 

郭骑云的心猛地一惊。

不安的情绪顿时窜了上来。

 

“明台有你这样的好朋友,我真是为他高兴! 谢谢你,郭先生!”阿诚终于对郭骑云说道。一字一句,真挚而诚恳。感激的语气不容人质疑。

 

郭骑云很尴尬,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郭先生,请你放心。 不管将来明台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他如果记起自己是明台,那我就是他的阿诚哥。如果他记不起来…那我就是他的景琰。 他希望我是谁,我就是谁。 如果他的思想不能进入这个现实世界,那我可以到他的思想世界里去陪伴他。我会努力地去理解他。我会让他快乐。我会用我的一切,用我的余生,让他快乐。”阿诚看着床前熟睡的明台,继续静静地说道。

这些话似乎不是说给郭骑云听的, 而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每一句都说得很平和淡然,丝毫听不出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却是每一句...都让人感到锥心的刺痛。

郭骑云难受极了,非常后悔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些话。

 

“明诚先生,你…不要太伤心啊! 都怪我,我刚才急了,表达的不好。对不起! 我们不能灰心! 明台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 他一定会好的!” 说到后来,郭骑云忍不住哽咽了。

 

“郭先生,我一点也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真心谢谢你!我也代明台谢谢你的祝福!郭先生,我还要求你一件事。明台的事,现在千万不要告诉我大哥和于小姐。 我大哥身体一直不好。 他也来不了香港。我怕他知道了,会急出病来。 我想等明台的情况稳定些,再慢慢找机会告诉他。”

 

“嗯,我知道了。”郭骑云点头。

 

明诚什么都考虑到了。

他也是...不容易的。郭骑云心叹。

 

两人沉默了一阵,郭骑云突然开口道:“我就是搞不明白一件事。 你不是说明台的其他体检指标没问题吗? 明台开飞机前对我说,他没有多少天可活了。我了解明台。他当时没想对我撒谎。他连遗嘱都写了。我不懂他为什么这么想。 你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说罢,郭骑云递给阿诚一份文件。

 

阿诚的面色骤然变得很苍白。

十年前,他曾拿到一份遗嘱。

七年前,他曾收到一份遗书。

 

阿诚接过文件时,人是迟钝的,手也是完全僵硬的。

他停顿了片刻,下意识地侧了身子。

郭骑云特地走开了几步,直到站到了窗前,背向着阿诚,才停了下来。 

阿诚逼着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敢打开看。

 

明台没有写任何遗书。

遗嘱非常简单。

明台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自己和明楼。

他还给明楼,郭骑云和于曼丽分别精心准备了一份珍贵的礼物。

他没有留任何东西,或念想给自己。

好像他故意想...什么痕迹都不要留下。

 

不,他留给了自己一样东西。

————“这颗珍珠是我送给你和大哥的结婚礼物! 它会保佑你们一生平安。“ 明台在维也纳给自己告别的信上这样说。

 

这就是明台给自己的纪念礼物。

那封信就是明台给自己的...遗书。

还有明台在维也纳艺术馆看的的那幅油画!

难道那时,早在一年前,明台就预测到自己将难逃厄运?!

 

————“景琰,你认不出我了吗?我虽然和十三年前不一样了,但是…”

突然,阿诚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年前曾经听到的几句话:

————“

———— 十三载后再相见,

———— 少年容颜不复再。

———— 才相认便阴阳隔...

————”

阴阳隔!

还有没听完的最后一句。

 

“郭先生,我有急事,先失陪了!”阿诚打了招呼后,心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

 

香港,庙街:

 

阿诚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一个地摊前。

 

“明诚先生,一年不见,别来无恙。”那位算命老先生一抬头,幽幽地开口道, “看来明台先生,还是把那颗明珠留给了您。”

 

阿诚蹲了下来,悲戚地哽咽道:“老先生,请您原谅我以前的无礼! 明台病得很重。 我请求您,务必把一切告诉!”

 

“唉…” 算命老先生不忍心地长叹一声,娓娓道来。

 

十几分钟后:

 

“我并不清楚明诚先生您和明台先生前世情缘的来龙去脉。我只知道明台先生小时候获得前世记忆后,昏迷时一直唤着你的名字。你前世的名字应该是'严谨'。 其他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是‘景琰’。我前世的名字是‘景琰’。”阿诚怔怔地低诉,紧绷着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的脸色发青,神情悲怆,眼睛瞪得很大。

 

算命老先生突然伸出了手。 手在空中停顿了一秒,终于轻轻地落在了阿诚的肩膀上。

 

就这样,在触碰的那一刹那,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阿诚散架似的崩塌了。

泪,狂涌不止。

 

孩子,别伤心!

不求,心则平。

奢望,心难宁。

求而不得,何必讶异。

不求得之,无需欣喜。

 

记得又怎样?忘记又如何?

有人记得,却情已逝。记得也无用了。

他不记得,却情还在,不是吗?

”算命老先生感慨地低叹。

 

阿诚突然抬头望向老先生。

他泪痕斑斑,眼神迷离,神态竟是有些痴了。

“‘生死劫’,原来不是向死而生,而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明台先生把明珠留给了您, 就是希望您能平安幸福。 您快乐了,才不辜负明台先生的一片深情。人,只要活下来,就有希望。就是活成了另一个人,明台先生还是爱着您,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明诚先生,只要记住这些,便足矣。

 

人的一生有太多磨难,太多艰辛。虽说'人来人往,无非是,皆为名来,皆为利往。' 但依我看来,人在红尘,'寻寻觅觅'的还有真情。 有些人到临终,都还是'冷冷清清'。而明诚先生您,早就得到了。您,还是幸运的,不是吗?”

 

///////////////


明家有捐助医院的传统(请看:“第十三章  后果”) 。 在“第三十四章 生离“,明楼也提到了这点。阿诚在香港延续了明楼在上海做慈善的传统。


明台与阿诚在医院重逢后, 明台说了一些在十八年前分化的那晚,曾经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他也做了曾经做过的, 一模一样的举动。(请见:"第十二章  牺牲 (2)") 阿诚当场的回忆包括了”第五十九章 飞花“描述的捉迷藏, 和"第十二章  牺牲 (2)"描述的明台分化时的选择。

 

明台写的告别信出现在“第五十九章 飞花”。


以下这段判词出现在“第五十七章 判词”。判词解释在“第五十八章 心愿”。

十三载后再相见,

少年容颜不复再。

才相认便阴阳隔,

…”

关于明珠,请看:《遥望》故事主线番外 东海通灵明珠


大姐的遭遇发生在“第三十七章 大厦倾“。


//////////


你们每一个红心,蓝手和评论都是对我的鼓励。谢谢大家。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