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 台诚 (苏靖)] 《遥望》续: 呼唤 (第八章 成双)

《呼唤》的故事简介和章节目录


在北京时间3月28日重新发布的版本中,此章节的正文和注解都做了修改, 并添加了内容。章节结尾处也新加了一些写给读者的话。为了故事完整,这个章节有很多关于明楼的描写。


突然想到,这个故事从主线第一章发展到本章结尾时已经经过了将近20年。如果把主线番外也算进去的话,这个故事已经跨度了34年。谢谢一路陪伴的读者们,也谢谢选择阅读这个故事的新读者们。



第八章 成双


1959年秋,紧接着第七章结尾, 医院:

“景琰,我一直在等你!”明台看到突然走进病房的阿诚,连忙站了起来,匆匆走上前去。

 

但不一会儿,他便强忍着止了步。

惊喜期盼的面容顿时黯淡无光了。

欢快明亮的声音也变得苍白无力。

深沉忧郁的眼神中蕴含着太多悲伤,让人不忍心看下去。

“景琰,你...还是不信我吗?” 

他好像在聆听一个审判,似乎命运已经完全掌控在阿诚的手里。

此刻, 阿诚已经无法克制自己。

 

“小殊,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是我不记得了。是我忘记了。你把我们的过去告诉我,帮我回忆好吗?”阿诚含着泪,激动深情地说道。

 

明台呆了呆,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

片刻后,欣喜若狂的声音终于响起。

“景琰,别难过!  你忘了,也没关系。我记着呢。我会告诉你。 我们的所有回忆,我都为我们俩,一直记在心里。” 

-----

1959年初夏,明楼出院的半年后,明诚举办画展的几个月前: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 

咱们俩是一条心

家山呀北望 

泪呀泪满襟

 

明楼抬头一望,只见于曼丽坐在飘窗旁,一边织围巾,一边清唱。

一席柔婉清丽的声音转来,如画卷一般,缓缓铺展开来,动听悦耳之极。

明楼坐在书桌前,右手夹着烟,听着出了神。

烟圈袅袅,好似闲愁一般,晕散开了,便挥之不去。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 

患难之交恩爱深…

 

于曼丽低头唱到这里,脸上突然红了。

声音也戛然而止。

她一抬头,见到明楼,便抿嘴笑了。

她站了起来,把手上的东西一放,走到了明楼的书桌前。 于曼丽刚看到明楼的烟,突然收了笑容,很着急地嗔怪道:“明楼大哥,您怎么不听医生的话?!以后不能再吸烟了!”

 

————“侬少吃点香烟,对身体伐好额。”

明楼听了一呆,陷入了沉思,没有回答。

 

看到明楼的反应,想到刚才从来没有在明楼面前用过的强硬语气,于曼丽突然有些心慌了。她连忙吞吞吐吐地弥补道:“明楼大哥,您…动了这么大的肺部手术。吸烟不利于您的康复。您以后,还是…尽量…少吸烟吧。”

 

“谢谢你,曼丽! 我听你的。我会把烟戒了。” 明楼凝望着曼丽,突然温言微笑道。

 

于曼丽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好消息,眼睛都发光了。 她连忙笑说道,戒烟也要一步步来,主要是有这个决心就好云云。

 

于曼丽兴奋雀跃时,一副姿态宛如少女。 特别开心的时候,她还会习惯性地摸自己的项链,如同现在。

 

明楼想到了什么,突然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礼物包装纸包好的小盒子,说道:“曼丽,翻译书的主意是你帮我出的。 我早就想好好答谢你。 前一阵子,我把出版第一本书拿的稿费给阿诚,明台和你各自买了个小礼物。东西很小,只是做个纪念。希望你不要嫌弃,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说着,明楼站了起来,绕过书桌,走到于曼丽面前,微笑着把盒子递了过去。

 

于曼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她小心地拨开了包装纸,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有一条黑珍珠项链。

 

————“明楼大哥,你听说过大溪地岛吗?”

————“大溪地岛位于南太平洋,是法属波利尼西亚118个岛中的最大的一个。你在看旅游杂志吗?”

————“没有,我在看一本…时尚杂志。” 于曼丽不好意思了,“上面有一篇介绍大溪地岛特产的文章。”她特意没有提是什么东西。

————“一定是黑珍珠吧。 全球95%的黑珍珠都产自大溪地。黑珍珠可是法属波利尼西亚最大的出口产品,占了总出口货品价值的55%以上。 曼丽,原来你是对黑珍珠感兴趣啊?”

————“明楼大哥,您真是见多识广!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 我没见过黑珍珠。不过从杂志的照片上看还是挺特殊,蛮好看的。”于曼丽有些害羞地说道。明楼当时笑笑,也没有再问下去。

 

项链上的黑珍珠颗颗精圆,没有瑕疵。

灯光下折射的光泽和幻彩绮丽又神秘。

曼丽记得杂志上的文章说,产于黑唇珍珠牡蛎的天然黑珍珠十分稀有。大约从15000只牡蛎里才能觅到一颗天然黑珍珠。

这条黑珍珠项链哪是一本书的稿费可以买的? !

 

于曼丽的眼眶突然红了。

 

“谢谢明楼大哥! 我喜欢极了! 我现在就戴上。” 说到最后一句,于曼丽竟是哽咽了。

 

她把脱下的十字架项链包在了手帕里,又小心地把包好的手帕收在了自己的皮包里。于曼丽急着想把新项链戴上。 但越是着急,却越是不着章法。 怎么扣都扣不上。

 

明楼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十分触动。

他突然走到于曼丽的身后,温柔地接过了黑珍珠项链的两端,静静地为于曼丽扣好了项链。

 

戴好后,于曼丽依然低着头,仿佛若有所思。 她的右手不停地触摸着项链,人却没有动。

明楼呆立在她身后,也没有走开。

两人一时间无言无语。

于曼丽突然转过身来,猛地抬头,泪眼斑驳地望向明楼。

 

“曼丽,你别哭啊!”明楼的心突然痛了。

 

明楼还没说完,就听到于曼丽抢着说道:“明楼大哥,我喜欢你!”

 

明楼不是特别惊讶,却没有回答。

 

“明楼大哥,我真心喜欢你。” 于曼丽这次是低语。

 

明楼疼惜地把于曼丽拥入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好像她是一个需要抚慰的孩子。他苦涩地浅浅一笑,低声唤道:“傻姑娘,我老了。我的年纪…都可以做你的父亲了。”

 

接着,他便无语了。

 

明楼兑现了他对于曼丽的承诺。 

自那天后,他, 再也没有抽一根烟。

 

-----

将近一年后,1960年春,台北明楼家:

“曼丽,你还在织这条围巾啊? 我看你拆了又织,织了又拆都一年多了。”明楼突然走到飘窗前,对于曼丽说道。

 

“明楼大哥“,于曼丽停了下来,抬头对明楼浅浅一笑,说道,“ 我每次快织好时,总是感觉不太满意。 所以就拆了又织,织了又拆…” 

 

她笑得很柔和,却从中透着一丝无奈。

明楼一怔,接着目光便落了下来。他注意到于曼丽戴着自己送给她的黑珍珠项链,身上穿了一件十分相配的墨绿色旗袍。

楚楚动人。

于曼丽一直戴着这条项链。

自从送给她的那天起,她一直都戴着...

 

于曼丽端详了一番手中的半成品,幽幽叹道,“现在看看,我又想拆了。”

 

她刚要动手拆毛线,明楼猛然用手挡在了前面,阻止了她。

 

“别拆!”他突然叫道。

 

一切很突兀,于曼丽有点傻眼。 她喃喃道:“明楼大哥…”

 

“曼丽,别拆。”明楼的声调低沉又急切,“我看就很好。我…很喜欢。”

 

于曼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明楼。 她突然呆呆地站了起来。

“明楼大哥!”说话的声音是颤动的。

 

“我的一生,辜负了所有人。 我…不想再辜负你了。”明楼凝视着于曼丽,动情而郑重地说道。

 

于曼丽突然用手捂住了口中泄出的呜咽,泪从充满笑意的眼睛里夺眶而出。

 

 

 “现在我们要播出的是已故著名歌星周璇女士的作品‘诉衷肠’。“

 

接着,收音机里传出“金嗓子”周璇的声音。

 

“曼丽小姐,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明楼突然微笑着,彬彬有礼地邀请。

 

“我很荣幸,明楼先生。”于曼丽含情脉脉地回答道。

 

...

你的影子闪

进了我的心房

你的言语你的思想

也时常教人神往

我总是那样盼望

盼望有一个晚上

倾诉着我的衷肠

从今后就莫再彷徨

 

两人随着歌曲的悠扬在客厅水晶灯下优雅地翩翩起舞。

 

曲子结束时,于曼丽依然依偎着明楼。而明楼也没有马上放开于曼丽。

她一抬头,只见明楼的微笑。

于曼丽突然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了明楼的肩上。

 

寂寞的心,

碰撞。

从此,

不再流浪。

-----

香港某公园, 1960年春,明台出院后的半年:

 

“景琰,你看,山上那边有一片桃树。” 明台跑了过去,满面笑容地向阿诚挥手道,“快来呀,景琰!”

 

————“好了,好了,我肚子饿死了。 阿诚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说着,明台便一溜烟地跑出了车外。 跑了几步,就向阿诚挥手道,“快来呀,阿诚哥!”

 

阿诚回想到将近二十年前明台带自己去吃西餐的情景。

他一阵心酸,却笑着应道:“哎,来了,小殊! 等等我。”

 

阿诚终于赶上了明台,与明台并肩站到了山顶上。

 

“你看!”明台突然向前方一指。

 

是一轮夕阳。

染成一片粉红的天空与地上的朵朵桃花云相映生辉。

 

“真美!”明台由衷地赞叹。

 

阿诚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观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阿诚心中默念。

 

望着眼前美景,阿诚顿时一片清明。

他突然侧过头来,凝视着明台,整个人情动不已。

 

“小殊,我们结婚吧。”

 

明台依然望着前方,动都没动。

直到阿诚再次唤他,他才慢慢地转向阿诚。 

相望时,明台已是满眼泪光。

 

“景琰,你刚才说什么? 能不能再说一遍?”他轻声唤道。

 

阿诚直视着明台的双眼,含泪笑道,“我爱你! 我们结婚吧。”

此刻,突然扬起了一阵桃花雨。 

阿诚站在漫天飞花中,背向着夕阳的余晖。 他眉目如画,明艳动人,整个人的轮廓被金光勾绘着。

一片桃花花瓣突然飘落在阿诚的头发上。

明台深情无限地凝望着阿诚, 走近了几步,伸出了手,小心翼翼地拿掉了那片花瓣。

明台的唇慢慢地靠近着阿诚。

阿诚忘情地闭上了眼睛,耳边只有风的声音。

就在即将触碰的一刹那,明台停了下来。

什么也没有发生,阿诚只感到风...已经停了。

一种不安使阿诚猛然睁开了眼睛。

 

夕阳落山了。

彩霞散尽了。

明台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指轻柔地划过阿诚的头发。

他凝望着阿诚,两行泪突然静静地流了下来。

 

“小殊,你怎么啦?!”阿诚急切地惊呼,嗓音都骤然沙哑了。

 

“我只是高兴。我只是高兴,景琰!”

 

阿诚一怔,只感觉一腔的情绪涛澜汹涌,无处可宣泄。

“你…你不许再吓我了!” 一串压抑的泣音突然从阿诚的咽喉破裂而出。

 

“景琰...”明台走近了一步,颤声道,“阿诚哥…别怕。我…记起来了。我全都记起来了。”


“小殊...明台”阿诚怔了怔,突然喜极而泣。 他呼唤道,“明台,明台!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小少爷!”


原来人生,真有奇迹!


明台猛然跨步上前,把阿诚拥入怀抱,强壮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搂着阿诚不放。 他渐渐低下了头,向阿诚的唇贴近。

劈里啪啦的火焰。

闪烁缤纷的眩晕。

如此激烈,炽热,迫切...

又是绵长,温柔,珍惜...

更是入骨,深沉,痴迷...

出土的芽。

盛开的花。

绚烂的云。

银河中

流光溢彩的

星星!

滚动在喉中的歌,

按捺不住的快活...

奔腾荡漾,  展翅飞舞的

魂灵!

神奇...

在此刻

终于降临!

 

--《遥望》续: “呼唤” 完 --


///////////


本章关于明楼和于曼丽的情节:


于曼丽唱的是 “天涯歌女”(1937年中国电影《马路天使》的主题歌之一)。这首歌是歌手周璇的成名作。


以下这句话是黄曼遥说的,来自“第一章   烦恼”。

————“侬少吃点香烟,对身体伐好额。”


在1961年,大溪地开始发展黑珍珠的人工养殖。法属玻利尼西亚出口黑珍珠其实始于1972年。现在市场上大多数黑珍珠都是人工养殖的。明楼在1959年初夏时,赠送了这条黑珍珠项链给于曼丽。 明楼送的这条黑珍珠项链用的是天然黑珍珠。天然黑珍珠十分稀有珍贵。


关于明楼挑选首饰的意义,请看“第二十六章 白头”。


曼丽织的围巾第一次出现在“第五十章  希望”。


明楼在“第三十三章 交心”里提到了他“这一生,辜负了所有人”。


“夜上海”和“诉衷情”的原唱歌手,著名歌星周璇(出生于江苏常州,六岁时来到上海)在1951年因突发精神病被送入上海虹桥疗养院。 她于1957年在上海逝世。(信息来自网上。)


曼丽跳舞的情节对应了她在“第二十五章 任务”里的情景和感受。


////////////////


本章关于明台和阿诚的情节:


阿诚回忆将近二十年前明台带自己去吃西餐的情景发生在“第四章   美好”。

 

第五十九章 飞花”里的情景触发了明台的记忆恢复。阿诚在夕阳下的风姿还使明台想到了自己的两个梦境。 一个出现在“第十一章  牺牲 (1)”,一个出现在“第五十三章 轮回”。

 

本章阿诚说的最后一句话出现在“第三十九章 重逢”。这句话对两人的意义在那一章有所描述。


在本章结束时,明台不但今世的记忆完全恢复了,而且前世的记忆也保留了下来。因为明台的诉说,阿诚也对自己前世的情缘和故事完全了解了。 


/////////////


《遥望》系列是我写的第一篇同人故事。这个故事从去年二月动笔,已经写了一年一个月。  一开始,我的计划只是写20章左右。  后来才意识到,这几十页的大纲内容,并不能让我在20章左右写完。 现在算一算,《遥望》故事主线一共写了61章(引子,主线章节和番外)。台诚(苏靖)分线也写了8章。这还不包括未完成的“追寻”,和想写的番外。我对这个故事系列倾注了很多感情和时间,可能是因为我想在这里表达太多的东西。我希望这个故事能给读者带来一丝感触,也希望故事中的某些人物或某些场景能给读者留下一点难忘。


发布了这章之后,经过一番思虑,我准备就把台诚(苏靖)故事线停在这里。有一个埋在主线第二章为“呼唤”设计的伏笔并没有呈现相关的回应。不过,可能留些想象空间也是好的。


我曾说过,《遥望》故事系列会诉说明家三兄弟的一生。 我还有一些想表达的内容,将来写的话会放在番外里。


整个故事系列里,我花最多心思的角色描写是明台。明台的成长就是这个故事系列的主题之一。我希望喜欢明台的读者们也能喜欢这个故事里的明台,虽然他已经与电视剧中的明台不太一样了。以明台为主的章节中,我个人比较喜欢“呼唤”的 “第二章 想念”,虽然这是整个故事系列中热度最低的章节。


每个作者的第一愿望就是希望故事能被人阅读。至于读者是否喜欢,故事是否能让读者难忘则是一种不可强求的缘分。你们留下的每一个足迹让我有缘知道你曾经看过或正在看这个故事。谢谢读者们在留言中与我分享了你们的想法和感受。 你们的有些话令我难忘。我也感谢给予红心蓝手的读者们,你们的支持可能会使更多的读者考虑阅读这个故事。


还有些话,等我写完整个故事系列,再与读者们分享吧。

祝大家幸福快乐,心想事成!

但愿所有的念念不忘,都最终必有回响。

评论(1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