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 台诚 (苏靖)] 《遥望》续: 呼唤 (第九章或番外一 归一)

《呼唤》的故事简介和章节目录


读者可以把这一章当作《呼唤》的第九章,或者当作《呼唤》的番外。


预警:

情节有点老套又狗血,请读者包容。想强调一下,这是60年代的ABO社会。乾元尊贵坤泽卑微的封建思想文化和社会风尚依然根深蒂固。

写这些内容主要是为了交代一些呼应前文的情节,让故事更完整。

明台阿诚已经结婚了。


《呼唤》第九章或番外一: 归一


1960年夏,情节紧接着《呼唤》第八章


明台和阿诚结婚已经一个多月了。

两人历尽坎坷,终于喜结连理。

外人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甜蜜美好。

然而,阿诚心里知晓,这其中的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明台关爱他,呵护他,珍惜他。

但就是在两人最亲热的时候,明台也没有彻底地要过他。

明台总是在快到最后一步时,强行忍耐,戛然而止。

新婚之夜,当阿诚茫然无措地看着明台,无声地寻求着答案时,明台只会慌乱地避开他的眼神。

明台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阿诚能从明台深邃压抑的双眸中读出熊熊的欲望和绵绵的失落。

 

一个乾元,无论如何,终究是介意的。

明台那么好!  

在这人世间,他对自己是那么好! 

但就是那样…只要是乾元,终究还是会介意的。

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

自己的余生…能忍受。

但对一个乾元,一个年轻健康,精力旺盛的乾元来说,

这是什么人生?

这算什么婚姻?

这怎么能行?

这怎么能够?


-----

 

“明台,你怎么啦? 感觉怎么样? 要不要我看...” 阿诚焦虑地关心道。


“我没事,阿诚哥!" 明台匆忙打断了阿诚的话,“我就是有点头痛不舒服。阿诚哥,你先去忙你的吧。我躺一下就好。” 说着,明台便不由分说地把阿诚推到了卧房门外。


阿诚心中一凉。

明台没对自己说真话。

他胡思乱想了半天,呆呆地立在关闭的卧房门外很久。

刚想走开时,隔着房门,阿诚突然依稀听到了动静。 

从门内传出了一种极度压抑克制的嗓音,几声好似受伤动物般的低声呻吟。 

阿诚顿时意识到,明台已经陷入了来势凶猛,难以自拔的情潮。

他想像着明台强忍着潮热痛楚的苍白面容,将近十九年前那个夜晚发生的一切,排山倒海似地淹没了阿诚所有的思维和知觉。

无助。

无力。

好像遁入了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一切在无止境地重复。

阿诚好像一眼看尽了今后所有的人生。 

命。

这就是命运。


明台,我不能看你这样受折磨。

你拥有我的所有,我的全部。

虽然给不了你第一次,但其余的,无论是什么,我都想给你,我都愿意。

我要让你知道,我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只要你能享受欢愉,只要你能得到满足。

 

就是不能让明台完全尽兴,那也要让他得到心理上最大的弥补。 

阿诚想为明台做一件他从来没做过的事。

他打开了房门,只见明台昏昏沉沉地歪倒在在床的一边,难受疼痛地卷缩成了一团。

他心如刀绞,心道:“明台,一切都会好的。”

阿诚一边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一边在明台身旁跪了下来。他轻轻地解开了明台的长裤…

他刚要探下身去,就被明台一把拉住,惊呼道:“阿诚哥! 你疯了! 你怎么可以?! ”

 

这是大忌。

没有一个坤泽敢在这时候如此服侍一个深陷情潮的乾元。

这等于一发不可收拾地火上加油,变本加厉地推波助澜。

一旦开始,一个乾元就会被其本能所驱使,止也止不住。

这种情况下,一个坤泽承受的只会是一个乾元毫无节制的兽性发泄,和暴戾索求。

阿诚不但如此,还释放了沁人心脾的信息素,断了退路。

根本没有欢愉,还会有痛楚,甚至是伤害。

像是一种献祭。

 

“我愿意的。” 阿诚强颜欢笑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盈满了忧愁和无奈。

 

明台猛地抱住了阿诚,动情地哽咽道:“就是平时,我也舍不得,舍不得你这样…”

 

阿诚再也忍不住,激动地吻了明台。

接着,他突然退了一步,直直地站在明台面前说道:“明台,你是我的丈夫。我想让你快乐。 虽然我...已经不能让你得到最大的满足,但你想怎么来,都行。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阿诚深情的眼眸中闪着点点泪光,边说边在明台面前开始解开自己的衣衫。

 

“对不起,阿诚哥! 是我伤了你的心。我不是不想要你。天知道,我睡梦中都想和你在一起!  只是…只是,我不能让你受苦。 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我清楚。我宁愿这样…我也不能让你受苦。”明台一手抓起阿诚的手, 一手抚摸着阿诚的头发,激动艰难地吐出了这几句话。

 

阿诚终于恍然大悟。

他被震撼地无法言语,羞愧地无地自容。

明台不是介意自己,而是体惜自己。

他爱自己浓之如血,深之入骨。

 

阿诚一虚软, 差点瘫倒在地上。 他悲喜交加地哽咽道: “对不起,明台! 当年我向你撒了谎!我...我没有被标记。 后来我都忘了。 是我又让你受罪了!  都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宽恕我…”

 

几秒钟的沉默。

 

阿诚含泪抬头相望, 只看见一双好似着了魔的眼睛燃烧着最原始,最狂野,最炽烈的火。

明台强悍厚重的乾元气韵如同滚滚浪潮般, 气势汹汹地扑面而来。

阿诚只感觉自己被笼罩熏染得亢奋又无力,酥软且湿热。

“我爱你,明台! 我爱你,小殊!…”阿诚全身颤栗着,意乱情迷地不停低唤。

明台的吻和爱抚如同狂风骤雨般突然而至。

一片白光。

停止了呼吸和思想。

过了很久,明台终于慢慢放开了阿诚。

两人激烈地喘息着,凝视着对方。

电石火光的瞬间,阿诚突然双手捧着明台的脸,真真切切地低语:“我想给你一个孩子。”

那双深幽痴狂的瞳孔骤然放大,倒映着热泪盈眶的阿诚。 

“我很想给你一个孩子!”阿诚如痴如醉,又一次重复。

“阿诚哥,景琰,我的爱,我的唯一,...我爱你!”明台早已沉迷。

刹那间,芬芳袭人的阿诚被明台迫不及待地抱上了床。

惊涛骇浪般的潮起潮落。

云卷云舒间的斗转星移。

无休无止,无穷无尽,是姗姗来迟的幸福。

无边无际,无极无限,是苦尽甘来的狂喜。

在达到巅峰的那一刻,阿诚在明台耳边激情地呼唤:“我是你的。标记我!”

一声低吼。

一行清泪。

闪过了一颗流星。

跳出了一道彩虹。

怒放了千千万万永不凋谢的娇花朵朵。

明艳了生生世世轮回无限的长夜茫茫。


////////////


关于这个章节间接提到的对于乾元标记的社会迷信,对于乾元坤泽生理特质,和婚嫁习俗等种种私设,请看以下章节。其中两个私设是:“没有一个乾元会想要一个被其他乾元标记过的坤泽。对于坤泽来说,若与标记自己以外的乾元发生关系会导致生理上的极度痛楚。”

第二章   大嫂

第三十八章 流言

第五十二章 心声

第五十三章 轮回



十九年前的夜晚发生在:

第十一章  牺牲 (上)

第十二章  牺牲 (下)


////////////////


《遥望》系列差不多要结束了。

台诚 (苏靖)线的《 呼唤》 还会有第十章(也可看作《呼唤》番外二)。谢谢阅读。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