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impression

记录同人故事和随想。请勿转载,谢谢。

[台诚, 楼诚 | 楼诚, 台诚] 遥望 (49) - 故事主线

故事章节目录

关于故事设定和标签 

这一章有两章的长度,很啰嗦,很家常,可能读者还会觉得很平淡,大家见谅! 


第四十九章:

同乡会更名宴会一星期后,明家海景别墅:

 

“思远,你该去练琴了。”阿诚催促。

 

“哎” 思远不是很情愿地应了一声,无精打采地向大厅的钢琴走去。

 

“这孩子,不知为什么,一开始还挺喜欢弹钢琴的,现在却越来越没有兴趣了。”阿诚向明台倾诉。

 

“阿诚哥,你不是以前拉二胡吗?怎么不教思远二胡?”

 

“我,…早就不拉了。”阿诚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继续说道,“女孩子学钢琴挺好的。我倒不指望思远在这方面有多高的造诣。但有了这个兴趣爱好,等她以后长大了,心情郁闷烦躁时也可以自己弹奏钢琴来排解排解。 你记得吗? 以前大哥烦恼时,大嫂不是就弹钢…”

 

阿诚突然止住了话, 心里有些尴尬。

又说了不该说的话。

明台会不会觉得自己老是心情不好,需要排解。

怎么又提到大哥了。

 

阿诚还在暗自纠结,只听到明台娓娓道来:“阿诚哥,我看过思远的琴谱。 她主要在弹哈农和巴赫的曲子。哈农是练指法的,比较单调。巴赫的曲子对思远现在来说,技巧比较难。 特别是有些主旋律是在左手,而不是在右手。 我看除了这些,还可以也让思远学一些曲调优美好听的钢琴曲。 按照她现在的进度和水平,我看布格缪勒的钢琴练习曲就很好。每一首都很活泼,生动,悦耳。节奏感强,有表演性。这样思远就不会觉得弹钢琴枯燥无味了。”

 

“谢谢你,明台! 谢谢你这么有心! ” 

明台总是这样。自己从来没有提过的事,他早就留意到了,也为自己想到了。他把自己和思远的一切都如此放在心上,如同这些是自己最重要的事。 

 

“我真是早该请教你了! 明台,你会弹钢琴,弹得又好。以后你也帮我多指导指导思远。” 

 

“冇问题!(粤语:没问题)”明台轻松笑道。 

 

“明台…” 

 

“嗯?” 

 

“有你在,真好!” 阿诚情不自禁地有感而发。 

 

两人对视了片刻,都没有说话。

阿诚先转开了目光,垂下了头,脸色竟是有些红了。 

明台很识趣,连忙换了个话题:“阿诚哥,你今天周末还要加班。快去吧,早去早回。” 

 

“我回来后,再接你们出去吃晚饭。” 

 

“不用了。我给你们包荠菜鲜肉馄饨吃,再炖个排骨汤作汤料,怎么样? 思远也爱吃这个。你一回家就可以吃饭了,不用再跑到外面了。”

 

 “明台,你真是不得了啊! 以前你可是下个面条也…不怎么样啊。”阿诚笑道,心里惊叹不已。 

 

“别小看人啊。这十多年都是一个人过,以前再不会,现在也会了。”明台笑道。当他瞬间注意到了阿诚黯然的神色时,马上话锋一转,嬉笑道,“再说了,买汰烧我总该会一点。” (沪语: 买洗烧(菜),指厨房家务)

 

“那也不一定,你看大哥就不会烧饭。有一次他想帮忙,我就让他做最简单的事,洗个青菜而已,没想到…”阿诚回忆着,诉说着,一脸甜蜜。

说完了,阿诚才意识到明台一直微微低着头,很认真地在倾听。 

阿诚心里突然一紧。

因为明台的头垂着,所以阿诚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阿诚正想说些什么,这时,明台突然抬起头来,很坦然大方地笑道:“大哥样样都比我强,我这点雕虫小技怎么能和大哥比呢。而且好吃不好吃,我可不负责啊!阿诚哥,你快去吧。” 

 

明台一脸轻快的样子,阿诚心里却感到十分难受。 

“你不能这样说自己。”才想说这句话,没想到思远一溜烟地跑过来把明台拉去陪她弹钢琴了。 

 

-----

阿诚离开家后: 

 

“思远,钢琴弹好了,现在想做什么呢?叔叔陪你。” 

 

“叔叔,我画画给你看。”

 

 “好啊!”

 

十分钟后: 

 

“嗯,画得很好。爸爸有没有教你画画啊?” 

 

“爸爸才不会画画呢!” 

 

明台心里一震,但没有在思远面前表露出什么。

 

 “叔叔,趁爸爸不在家,我给你看个东西。”说罢,思远就跑走了。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张纸,表情神秘兮兮的。 

 

“什么呀?”明台纳闷地接了这张纸。 

 

明台眼睛一瞄,上面很醒目地写着:“诊断:早年坤泽产后抑郁,内分泌失调,未治愈。近年使用抑制剂超量,严重抑郁。抑郁导致了长期失眠,无食欲,体重减轻。” 

 

无比的震惊,恐惧,担心,忧虑,悲哀,焦急在明台的五脏六腑里翻滚,撕扯。

最后只剩下一阵又一阵心如刀绞的痛,痛得明台半响也说不出话来。

他人呆呆的,眼神直直的。 

 

“叔叔,你没事吧? 你别吓我!” 思远害怕了。 

 

“思远,这是你偷偷从你爸爸那里拿的吗?”明台强忍着悲痛,向思远正色道。 

 

“嗯。”

 

“你倒是承认错误承认地非常干脆。快,把你爸爸的东西快放回去。这是你爸爸私人的东西,我们不能这样随便看,随便拿。” 

 

“叔叔,爸爸说,小孩子不能问也不能看。所以我不问也不看。 但他没说大人不能看。叔叔是大人,所以叔叔可以看的。叔叔和我都没有犯错啊!”思远说得一本正经,还一脸无辜地看着明台。 


“你这个小鬼灵精! 你这个小脑袋瓜的心思,叔叔可是一看就看出来了啊。”

 

 思远担忧地说道,“叔叔,如果你去问爸爸,您也猜得出来。我爸爸这个脾气,他可是绝对不会讲的。” 

 

“好吧,下不为例!这次,就算是我们俩的秘密。”明台轻叹,心里承认思远说的完全没错。 

 

思远马上笑了,说道:“嗯,我向叔叔保证,下不为例!叔叔,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就是要分享秘密的!”

 

 “叔叔,我知道你看了后,就一定会想办法帮爸爸的。”

 

思远突然非常认真地看着明台说道,眼神中带着全心的信任。

 

 明台心疼地摸了摸思远的小脑袋,郑重严肃地说道:“你放心,思远! 我一定会想办法的。你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 

 

-----

 

两个小时后: 

 

阿诚一开门,就听到饭厅里的欢声笑语…这个家里,久违了的欢声笑语。

原本空荡荡的房子顿时鲜活了起来,好像充满了生机。

阿诚心里一片温暖。

饭厅离门口远,阿诚的动作又轻。屋里的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阿诚回来了。  

 

阿诚坐在门口一边在换鞋,一边笑着听着明台和思远的笑语。 

 ...

“那苏州话里‘我们,你们,他们’怎么讲啊?”

 

 “老师还要考我啊!  嗯…”明台一副愁眉苦脸,苦思冥想的样子,最后才说道:“是不是‘阿拉,拿, 伊拉’?”(沪语)

 

 “叔叔又错了! 应该是‘倪,嗯笃,俚笃’”  

 

说完,思远就咯咯咯笑个不停,“好,今天我就教叔叔教到这里。” 

 

“Merci beaucoup, Mademoiselle! (法:非常感谢你,小姐!)”

 

 “Pas de quoi!(法:不用谢!)” 

 

“Bonsoir! (法:晚上好!)”这时阿诚才走到饭厅与两人招呼,只看到桌子上全是包好的馄饨。 

 

“Bonsoir, papa! (法:晚上好,爸爸!)” 思远亲热地扑了上来,给了阿诚一个拥抱。 

 

“爸爸,馄饨是叔叔和我一起包的。叔叔教我的。你看我包得好看吗? 爸爸,我刚才在教叔叔苏州话呢!叔叔说我包得好,还说我苏州话说得好。”思远很兴奋,小嘴巴滔滔不绝。

 

 “嗯,包得真好看! 叔叔教得好!思远也越来越能干了! 不过刚才可是你叔叔在逗你呢。这么简单的苏州话他怎么不知道?”阿诚亲了思远一下,笑道。

 

 明台在一旁与阿诚挤眼睛。 

 

“阿诚哥,你回来的正好。你先休息一下,洗个手,我去下馄饨,马上就好吃了。” 


“你辛苦一天了,谢谢你,明台! 我来帮你!” 两人一起钻进了厨房。 

 

思远看着两人的背影,抿嘴笑了。 

 

-----

 

饭桌上: 

 

“明台,你的手艺真好!真好吃!” 

 

“叔叔,你好棒!排骨汤也特别鲜!”

 

 “我下次再给你们做!”

 

 明台笑得很开心,整个人亮了起来。

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在阿诚心中蔓延。

 

 吃着吃着,阿诚开口道:“明台,吴经理和我说,上次转到你名下的账户,你还没办好手续?”

 

 “阿诚哥,这是你的钱,我不能要。 我马上就要工作了,就会有自己的收入了。” 

 

“明台,你跟哥还客气什么? 这是我刚到香港时,就给你开的投资账户。这几年投资回报大,所以才那个数目。 哥这几年还投资了香港的房产。我选了几个地方,也转到你名下了。 你以后不管是留着租出去,还是卖掉重新投资,都由你决定。 如果嫌麻烦,哥可以继续帮你管。得来的盈利除了保留一部分现金,剩下的可以给你继续给你投资。”

 

 “叔叔你拿着。你拿着,爸爸才开心。” 思远也笑着帮腔。 

 

“谢谢阿诚哥,谢谢思远! 阿诚哥,你的心意我心领了。 但我不能收,这些还是以后留给思远。”明台心里十分感动,但婉拒的语气很坚决。 

 

“你年纪也不小了。将来结婚成家也需要一些资本。”

 

听了这句话,明台心里一沉,沉默了一会,便转换了话题。

阿诚只当明台在认真考虑刚才的话,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阿诚哥,我今天才知道,思远的上海话和苏州话很标准很流利啊!”

 

 “她跟忠叔说上海话,跟阿香妈妈说苏州话。国语,英文,法文她在学校天天说。粤语更是不用担心。 反倒是吴语,离开了江浙就没有这个语言环境。我们从上海来,明家又是祖籍苏州。我想让她学好家乡话和苏州话,不要忘了自己的根。 要不以后回去时,连家乡话都听不懂,不会说,实在也是说不过去。”阿诚笑道。 

 

“阿诚哥,你说的真好,想的真周到! 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我们思远是女孩,又那么漂亮。学好了苏州话,几句好听的吴侬软语一出口,将来迷倒她班上的乾元男同学。”明台向思远眨眼睛。 

 

思远红着脸,咯咯咯地笑。 

 

“你这个当叔叔的,怎么说话这么油腔滑调!” 阿诚笑骂。 

 

“不过思远,听叔叔的话,将来你长大后有乾元男同学追你时,一定要让叔叔看看。过了叔叔这一关,才能和他谈朋友。” 


思远笑着点头。

 

“看你说话的样子,十足十一个父亲的样子。怎么,迫不及待想当父亲啦? 我跟你说,上次在同乡会宴席上,有好几家人托我给你相亲啊。有些还是我们明家在上海时的旧识。他们都巴不得把自己的坤泽女儿嫁给你。你真该好好考虑考虑。照片都递给我不少呢。”

 

 气氛一下子变了。 

 

“阿诚哥,我不想相亲。”一阵漫长的沉默后,明台终于吐出了这句话。 

 

“明台,你可不能胡说。 你都三十六了。我是坤泽,思远是女孩。所以她会分化成坤泽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七。我还指望你为我们明家生个乾元孩子呢--” 

 

“阿诚哥,我不会相亲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明台打断了阿诚的话,说得异常果断坚决。说罢,他便抬头凝视着阿诚,眼神中似乎有着千言万语。

 

阿诚的心狂跳,不敢再说下去。 

又一阵沉默。 

 

“我以后长大找乾元男朋友,就一定会找像叔叔这样的。”思远的话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是吗?”明台被逗笑了,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叔叔对爸爸特别好!我去过很多同学家。他们爸爸对自己太太都没有叔叔对爸爸那样好! 叔叔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乾元!如果叔叔是我的乾元父亲就好了!” 

 

“思远,住口!” 阿诚突然说道。

 

“爸爸,我说的是我心里话。” 


“思远,你住口!”  

 

阿诚从来没和思远说过重话。 思远听了,委屈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没多久,她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阿诚坐在饭桌上发愣。 

 

“我去看看思远。”明台轻声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

 

 思远房间内:  

 

明台走了进去,静静地坐在思远旁边。 他摸了摸思远的头,好久都没有说话。

 

“思远,你知道为什么爸爸给你取这个名字吗?”明台突然温柔地开口。

 

思远摇摇头。

 

“因为你爸爸非常非常思念当时身在远方的爱人,就是你的父亲。”

 

思远抬头看着明台。 只见明台望着前方,目光已经失焦了。

 

“你的父亲,就是我的大哥,是个非常坚强,勇敢,博学,又富有智慧的人。他深爱你的爸爸,甚至不惜冒了生命的危险来保护你的爸爸。 所以你不能说刚才的话。没有人能代替你父亲在你爸爸心中的位置。你刚才说的话让你爸爸伤心了。”

 

“叔叔,谢谢你告诉我关于父亲的事。 我不会再让爸爸难过了。”

 

“思远真懂事!”

 

“但是,叔叔,我喜欢您和爸爸在一起。您跟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常笑。 爸爸一想到父亲,就会一个人伤心。”

 

“思远,那是因为你爸爸今生爱的人是你的父亲。你爸爸一辈子也忘不了他。”

 

“叔叔,您喜欢爸爸,是吗?”

 

明台一呆,没有回答。

 

“那您心里不难过吗?您还老是逗爸爸开心。”

 

“只要你爸爸开心,叔叔就开心了。”

 

“叔叔,您真的会离开我们,和别人结婚吗?”

 

“叔叔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陪着你爸爸和思远你,一直到老。”

 

“因为爸爸是叔叔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是吗?”

 

明台的身子突然一僵,接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叔叔,您怎么了?”

 

“没什么,叔叔只是眼睛里进了灰尘了。”

 

思远突然拥抱了明台。

 

“叔叔,您别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明台才回答道:“思远那么乖,对叔叔那么亲,那么好,叔叔怎么会难过呢? ”

 

明台的音调都变了,但他还在微笑。

 

-----

 

阿诚站在门口,看着屋里两人的背影,听到了所有的话。

他转了身,悄悄地走了。

而泪却不能控制地流了下来。

 

////

思远这个配角发挥的作用就基本在此章了。下章是重要转折情节的开始,也是结局几章的开始。

一开始我只想写20章左右,没想到现在快50章了。 我自己都觉得实在太长了。所以我要感谢 一路耐心地,坚持看到这里的读者们。今年花了很多心思和时间在这个故事上, 所以也希望能在年底之前完结这个故事。 谢谢你们的支持和陪伴!

还是非常非常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啊! 因为你们的评论是我写作的动力!


评论(21)

热度(55)